凌通投资
首页 > 董宝珍电台 > 正文
董宝珍电台(292):董宝珍答彭博新闻:股市涨的太快了吗?
作者:董宝珍 来源:本站时间:2019-03-29 12:48:00


       免责条款:本站原创文章及转载文章观点及数据,本站均不保证其准确性,读者基于本站原创文章及转载文章所作出的决定与本站无关。


彭博新闻:董总好!我是彭博社记者,我们很想请教您对这几天市场的看法,乐观的情绪是不是来的有点太快了?

董宝珍:咱这个市场在形式上看着快,但实际上不快,这种情况有很强的合理性。因为18年中国股市的下跌纯粹是一种主观焦虑。18年中国基本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呢?到底在哪个领域出了问题?出了困难?出了危机?你是列不出来的。我给你设定一个考题,请你找到中国经济有一种严重的问题?你是找不到的。

彭博新闻:是有的,包括融资数据,还有很多企业的流动性危机,去杠杆过程。

董宝珍:说一下流动性危机,流动性危机是一个典型的情绪问题,流动性危机集中表现是大股东股权质押危机,股权质押危机是怎么发生的?答案是中国股市下跌才把股权质押变成了危机。如果股票市场是稳定的,大股东质押给银行的那些股票根本不会出危机。正是由于市场非理性下跌,使得没有危机的股权质押变成了危机。我在这里说一个重要观点,2018年基本面上的危机不是基本面引发的,是金融市场非理性下跌引发的,资本市场对基本面的焦虑导致了股价的下跌,股价的下跌诱发了股权质押危机,股权质押危机使得上市公司大股东变化,使得银行不得不考虑平仓,银企关系恶化造成了实体危机。整个问题不是实体经济先恶化股价再下跌,而是市场的预期焦虑使得股价下跌后诱发了基本面变化。

2018年4季度当时发生中国第一笔上市公司股权质押危机,政府开始救助企业,这是没有办法的被动应对,根本办法是政府马上出手稳定股市,当时中国的股价下跌是在不高估情况下发生的,不高估本来没有必须下跌的逻辑理由,纯粹就是情绪,在这种情况下监管层应该主动从旁边呵护一下,但是我们在股市下跌已经明显严重到使股权质押都危机化了,监管层还没有行动,这也是监管层人员调整的深层原因。跌到2018年底,中国股市估值是全球最低的,比中国估值低的就剩俄罗斯了(我说的是上证指数,不包括创业板)。估值全球最低,经济增长全球最高,中国经济增长速度跟印度是一样的,你看印度是几年大牛,中国经济增长速度比美国快2到3倍,但中国股市是全球估值最低,持续低迷,甚至已经引发了基本面的问题。在资本市场已经崩溃情况下,政府作为公共利益的代表者出手了,证监会人员调整,然后政策马上跟进,马上就出现新局面。我们的中国资本市场正常状态从逻辑上不应该在3000点以下。但是我们现在到了3000点以下了,而且大家都觉醒了,都明白过来了,所以他就急速的回归合理和正常。这很正常,没有什么不正常。

彭博新闻:在回归的过程中不需要有调整吗?

董宝珍:现在还为时尚早,因为你要知道中国的资产管理者大多数都是一些投机者和趋势交易者。为什么这么说?我上周和我的助手工作了一周,我们统计了中国6000多家私募基金,有25%的私募基金在截止去年四季度全部清仓了。

彭博新闻:25%从哪数据看出来?

董宝珍:私募排排网,我一个一个的统计,看到私募基金净值画横线,僵尸化了,我就知道那一定是清仓了,25%的私募基金清仓了。根据基金业协会的统计,一个私募基金的管理金额平均几千万,大体上算来有1万亿左右的私募基金是在历史低点割出来的。这也是中国股市下跌的原因,这个下跌不是基本面造成的,是主动割肉,怕触及清盘线止损,是愚蠢的行为导致的。我记得我上次跟你说过这个事,讲过清盘线是有害的,清盘线是以防风险为意图设立的,实际它制造了风险。当他们割出来后,上万亿的资金一直在场外待着呢,就看拐点,拐点一来,就杀进来了,快速上涨是中国的这些趋势交易的基金特征造成的,中国股市急涨急跌主要是主流资金习惯性追涨杀跌导致的。

彭博新闻:中国特征就是急涨急跌。

董宝珍:是的,没有办法,因为这些资金的属性是越跌我越卖,什么时候不跌了,尤其是涨上来,他才买入,他没有理性的价值投资理念,包括中国一些打着价值投资旗号的所谓的价值投资者,更是越跌越卖,这都是普遍现象了。而当他们低位割出来以后,市场一旦有拐点,他们不得不高位买进去。

彭博新闻:所以现在他们主要是一些机构在不断的加仓导致的。

董宝珍:你想想去年割出来的那些钱,它又不是基金解散了,把钱还给出资人,他是躲避下跌,当市场不再下跌,出现了上涨的时候,它就得进来,而且他挤不进来。

彭博新闻:因为大家会认为拐点已经来了,没有原因再去谨慎了。

董宝珍:你想想一直有上万亿在旁边看着,就等这个拐点,这拐点来了以后,他们就拥入,他最后发现没有那么多卖盘供他们买入,没办法,他就得高位买。另一方面股权质押危机的解决之道必须是整个市场都上来。过去中国股市有时候护盘的方法就是拉升大盘股,把指数指标股拉得很高,那没用,指标股不进行股权质押,中石油的大股东不进行股权质押,出危机的都是中小民营企业,你必须制造普遍的上涨。你看三大证券报的社论,三大证券报社论就剩下公开说赶快买吧!都完全是朝着乐观预期方向引导。

彭博新闻:但是证券报您觉得最近的一些言论风向有明显的转变,没一直在说应该买什么有投资价值什么的。

董宝珍:在证监会领导调整以后,我个人感觉是有变化的,宣传机会大于风险,宣传积极的投资机会,宣传说形势大好,我感觉是这样的。

彭博新闻:岂不是这样又会陷入另外一个极端,如果说之前的事就是各种放手不管造成的,到现在可能有点过热了?

董宝珍:我有两个观点,一个是矫枉必须过正,要不你矫不过来。第二个是这其中也潜藏着某种过度。必须把市场恢复到常态,是需要用一些非常规手段。但是非常规手段不能天天用,过两天你就得刹一刹了。要防止像15年那样,15年从很困难到终于涨起来,结果半年崩溃了,要防止历史灾难的重演,中国股市很不成熟。你看现在因为大家都有核武器,所以大家没有可能打核战争。但平时就是金融战,舆论战,媒体战,咱们中国的金融市场相当于是一个金融长城,但我们的长城现在太脆弱了,因为我们的资产管理人是越跌越割肉,越跌越清盘,越涨越买。资产管理业相当于是国防军领兵的人,水平过低,中国的资产管理人相当于是我们的金融国防军的带兵打仗的,但是普遍能力太差,越跌越卖,那就相当于是敌人打上来,他先晕倒了。如果中国政府不管,下跌就像野马一样有危险。中国公募基金越涨越买,越跌越卖是私募基金,因为私募基金可以是零仓位,公募基金不能零仓位的。这两个金融国防军的主要的将领都是不专业的,我对他们很失望。

彭博新闻:对您自己来说,您会怎么去在这样的一个行情操作或者有怎么样的一些担忧吗?

董宝珍:首先我是18年越跌越买的一个执行者。我是越跌越买,然后越买越亏,你理解吧?因为下跌的时候你买是越买越亏,我不计较这个亏。因为这个亏是假亏,只是记分牌记账标价波动,实质的内容,实际的公司的质地没变,我买的更多了,超市打折我买的更多了!其二,我不会放弃手中在低位获得的标的物,我做了理性的决策,我在18年底越跌越买放大了杠杆,我在历史机会下做出了正确的选择。自然法则是回报我的,我一定要等到足够的回报。

彭博新闻:这个您认为的足够的回报,就是从18年可能最低的位置到什么地步,您会认为这个回报是到位了?

董宝珍:我认为我手上的标的涨两三倍是必须的,是合乎逻辑的,才是正常的。

彭博新闻:您刚才说了有两个方向去理解之前的领导调整过后一些政策变化,一个是矫枉过正,您还没说到第二个。

董宝珍:第二个就是说咱们中国股市是老虎,不好调教,这个老虎有时候是悲观到极限,有时候狂躁到极点,不好控制,从恐惧到乐观一夜之间就能实现。他恐惧时需要不断给他送糖果,但是你也要悠着点,发现他差不多从恐惧中睁开了眼睛,有乐观迹象的时候,你赶快停止刺激。

彭博新闻:能调控好吗?

董宝珍:我觉得这个问题太难了,这个课题比登月还难,我觉得监管层很难,我们现在首先的课题就是说恢复常态,你当然得靠刺激,就是说积极发布利多鼓励。但是从积极的引导鼓励到刺激政策退出,在什么点位我也不是太有把握,但是我说逻辑上迟早你得考虑这一手,这是很难的。

彭博新闻:您觉得现在上涨已经过了吗?走上常态路了吗?

董宝珍:我认为没有。网上一些喜欢做技术分析预测点位的人,他也有这个观点,我倒同意这观点,他说18年所有的下跌都是没逻辑的下跌,所以正常的情况下,应该把18年所有下跌都收复回来才算正常。所有的焦虑因素都没有现实化,回到18年的状态是应该的。18年中国股市下跌了25%,有些指数下跌的更惨。现在还没有回到正常状态。

彭博新闻:有很多人会觉得涨太快了,太疯了。

董宝珍:这是外行之见,他没有从18年为什么下跌,从中国股市应该的合理估值是多少思考,也没有想到金融市场的战略安全性。前段时间的金融市场就是国防战略博弈的场所,我们的金融市场比我们的实体经济还脆弱,我们的实体经济都是低端的,科技含量低的,我们金融市场更差,所以这个东西他看的浅,只看着眼前了,担忧上涨,那不对。

彭博新闻:关于经济基本面上的一些见底,或者说它的健康程度您怎么看?

董宝珍:基本面是这样的,有一个词叫逆周期调控。逆周期调控什么意思?比如说你看到经济有一些数据上的衰退,你应该自然联想到经济是由政府管的,政府会调控的。所以当数据很差的时候,往往是投资最佳机会。所以在这种情况下,我们中国资本市场的研究人员,他有一个非常低级的问题,他看到这个数据很坏,就认为是完蛋了!他不考虑逆周期调控。逆周期调控已经出现,在实体和金融市场两个领域都开始了。我们原来说民营经济得不到金融资源,现在我们有了政策,我们说民营企业税收压力很大,各个角度各个方法减税,问题表现出来其实就具有了解决的条件,不是说问题表现出来,这个问题就永远解决不了,最可怕的是不表现出来的问题,一旦表现出来,实际上是向着好的方向变化,也就是投资研究要坚持辩证思维,不能就事论事。

彭博新闻:谢谢董总给我们讲的这些,我去整理一下您的观点!

董宝珍:不客气!

音频链接:http://m.qingting.fm/vchannels/277117/programs/11034285/



分享到:
阅读数:
责任编辑:温和的野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