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通投资
首 页 / 估值理论
从崔日用和上官婉儿看趋势投资者的悲哀
作者:张1帆 来源:时间:2018-04-24 09:31:00

编者按:技术分析3大假设之1——历史会重演,但并非简单的重复,太宗云——以史为鉴,可以知兴替,佛曰——轮回

这篇是续前面那篇从彭德怀看价值投资者的悲哀一文。个人比较喜欢阅读历史,从历史中来探寻人性。有朋友问我怎么能把政治和投资联想到一起,其实自古以来,政治就被视为一种投资。史记·吕不韦列传吕不韦贾邯郸,见(子楚)而怜之,曰:此奇货可居。秦穆公对流亡在外的重耳,也是政治投资。二者从来都是相通的。二十四史里面那一个个鲜活的传记,其实他们每个人也都是自己人生的基金经理,人生即投资,个人的理念和境界都油然纸上。范蠡和文种, 张良和范增, 王猛和苻坚, 谢安和王坦之, 高下立判。

历史读的多了,就往往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不再有先入为主的道德评判,灰度更加丰富,但也还是有自己对水准和境界的判断。中国的历史上价值投资者往往被较为正面评价,而趋势投资者则不然。但论二者个人生前的境况,却往往趋势投资者大多数时间却更加如鱼得水,而价值投资者往往被压制多年才有机会起复。当然价值投资者也不一定完全正面,有很多是教条到了僵化的程度,比如南宋明朝诸多例子,其实亡国有他们很大的责任。趋势投资者其实历史上也不乏名臣,比如管仲,姚崇等等。高水准的二者共同绽放的时代,往往是历史上的黄金年代。低水准的二者充斥朝政的时代,基本上离亡国很近了。

话题扯远了。回到趋势投资者的悲哀这个话题上来。历史上比较动荡的年代,往往出现较多著名的趋势投资者,比如五代的冯道。我个人倒觉得朝代更迭时候的动荡,有时未必高于同一朝代不同势力此起彼伏时候的凶险,请参考本朝前30年。本朝的故事一点不比历史上任何朝代逊色,也涌现出了一批前仆后继的价值和趋势投资者,水平高下的都很多,为了不被和谐我就不写了。写一段历史上我认为高度浓缩的年代,那就是唐朝705-713年这8年。

在短短的8年里面,政权的实际控制者发生了多次更迭。

705年(神龙元年),武则天虽然之前已经立了李显为太子,但二张与武三思等武氏宗族勾结很深试图再次废储,后因李显子女议论张易之张昌宗受宠乱政,而使得李显逼子女自杀。双方矛盾已不可消除。趁武则天生病,宰相张柬之崔玄暐与事先安排掌握禁军的桓彦范、敬晖,以及袁恕己,发动政变,杀死二张,逼迫武则天退位,李显继位。政变后,张柬之被封为汉阳王、敬晖被封为平阳王、桓彦范被封为扶阳王、袁恕己被封为南阳王、崔玄暐被封为博陵王,时称“五王”,所以,神龙政变又被称为“五王政变”。这是第一轮趋势的变化。(705年)

当初,敬晖和桓彦范等人诛杀张易之兄弟后,洛州长史薛季昶曾经对敬晖说:“二凶虽除,但吕产、吕禄那样的人物依然存在,大人们应该借着兵势诛杀武三思等人,匡正王室,以安天下。”敬晖多次向张柬之提起,但张柬之都不同意,后来他解释说:“这应该是皇上的事情。皇上还是英王的时候,以勇烈闻名,我留下武家子弟,是希望皇上能够亲自锄奸立威。”后来,敬晖也没有坚持,薛季昶曾感叹道:“我不知道日后会死在什么地方了。”果然不出薛季昶所料,武三思在二张死后,依靠和李显老婆韦后的勾结以及自己儿子娶了李显女儿安乐公主的亲家关系,先后构陷五人贬官外放。706年,张柬之崔玄暐流放中忧愤而病死,敬晖,袁恕己,桓彦范被武三思采用崔湜的计策,命周利贞假传圣旨将其杀死(崔湜,周利贞后被李隆基登基后赐死)薛季昶自知不能免祸而自杀。这是第二轮趋势的变化。(706年)

一个插曲,杨元琰曾经和张柬之共同策划神龙政变,事后被封为公,但他敏感的觉察到事态有变,所以奏请求削发出家,仍旧辞去官职爵位以及食邑实封。中宗不答应。敬晖听说之后,嘲笑他说:“之前我不知道你是上奏请求出家,要是知道的话,就应当赞成这件事,剃去胡人的头发岂不是很好。”杨元琰胡须多类似胡人,敬晖用此来戏谑他。杨元琰说:“功成名就,再不隐退就会有危险。这是我出自内心的请求,不是无缘无故的啊。” 后来出事,杨元琰因此得免。

此时事情很快又发生了变化。武三思此时大权在握,李显又昏庸,武三思和韦后有私情。因为李显太子李重俊不是韦后所生,武三思和韦后和安乐公主合谋试图影响李显废除太子。707年,李重俊联络一些官员,以及左羽林将军李多柞等人,再度政变杀死了武三思和其子。但由于犹豫错失时机,未能突破玄武门,军心变动倒戈被杀。这是第三轮趋势变化(707年)

武三思死后,韦后和其女安乐公主的权势达到顶峰,收受贿赂,直接左右官员任命。但此时,很快迎来了第四轮趋势变化。在第四轮趋势变化之前,先讲下文中的主角崔日用和上官婉儿。

崔日用,进士出身。依靠宗楚客起家,后者曾在武则天朝任宰相,后来依附武三思,武三思死后依附韦后,又担任宰相。崔日用是靠宗楚客考察时招待的好得到赏识,然后迅速升迁,后来跟随宗楚客逢迎武三思和韦后,官迅速升到兵部侍郎

上官婉儿,历史著名才女。祖父上官仪被杀进宫。受武则天喜爱免除奴婢身份。后来拂逆武则天本应死罪被武则天爱才赦免,从此成为一个坚定的趋势投资者。后来曾经勾结二张,之后和武三思有私情,并且依附韦后和安乐公主。

710年,李显突然去世。韦后任用自己亲属担任禁军统领,另发多起人事任命。朝廷军政大权都落入囊中。希望可以摄政效法武则天,貌似安枕无忧,但危机就在顷刻之间。李显弟弟李旦的第三子李隆基,之前私下笼络过禁军的中低层将领,准备冒险发难。而李显妹妹太平公主亦有所准备。

此时两个优秀的趋势投资者都嗅到了危险,崔日用平时结交僧道很多,敏感的意识到了李隆基在筹划什么,私下通知李隆基政变可能很快暴露要尽快行动。而上官婉儿和太平公主联手起草了遗诏,立李重茂为皇太子,李旦辅政,韦皇后为皇太后摄政,以平衡各方势力。

此时,李隆基听从崔日用意见,先下手为强,联合太平公主发动唐隆政变,中层军官先杀掉韦后在禁军的亲信,然后带领禁军入宫先后杀死韦后和安乐公主一党,宗楚客也被杀死。上官婉儿带领宫女迎接,并且出示遗诏给李隆基的亲信刘幽求,证明和太平公主的合谋。刘幽求替其向李隆基说情,李隆基不肯,仍然斩杀了上官婉儿。

之后,李旦继位,太平公主获封,李隆基被立为太子。但很快二者的政治平衡又被打破,不停地发生冲突。712年李旦退位成为太上皇,但太平公主此时更获得李旦信任,七位宰相五出其门。李隆基在713年又一次发动政变,太平公主逃亡后被赐死,几名宰相都被处死。李隆基完全掌握政权才得以结束这五次腥风血雨的趋势变化,笑到了最后。

趋势投资者的悲哀在哪里呢?之前依附二张,武三思,韦后,太平公主的人,都曾经达到过辉煌的顶峰,但最后绝大多数人都是血本无归,这些人都是最精明最擅长见风使舵的那批人。而李隆基在唐隆政变之前,只是皇帝弟弟的一个非嫡长子,依靠的也只有几个禁军中低层将领和一些铁杆死党,没有任何其他势力,政变事后看来,要不是韦后掌管禁军的亲属过于无能,恐怕成功率也是相当之低。在事情成功之前,如何能判断出这个趋势才是最后最大的真趋势呢?大多数人都没有做到,恐怕也无法做到。精明如上官婉儿最终也逃不过身死的下场。 至于崔日用, 我们引用新唐书一句他自己的话: “日用才辩绝人,而敏于事,能乘机反祸取富贵。先天后,求复相,然亦不获也。尝谓人曰“吾平生所事,皆适时制变,不专始谋。然每一反思,若芒刺在背”云。” 崔日用说,我自己平生所做的事,都是灵活机变,不会坚定自己一开始的谋划。但是每次反思,总是像芒刺在背一样。

貌似历史上很多伟大的趋势投资者,最后的结局都不是很好。包括livermore。 我想,可能也有些道理



分享到:
阅读数:
责任编辑:希望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