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通投资
首 页 / 估值理论
价值投资为何有效:一些理论和哲学的思考
作者:历史账号 来源:雪球时间:2018-03-07 21:19:00
我个人是价值投资的信奉者和实践者,价值投资对我来说并不是一种哲学或宗教式的信仰,而是在我看来,价值投资是唯一有强大的理论逻辑的体系以及众多的成功案例,而技术分析和趋势投资则没有。从实证上看,巴菲特、彼得林奇、邓普顿、卡拉曼这样的成功大师并不少,几乎就是价值投资的实践者,而短线交易的大师我们听说的很少。从我身边的观察来看,获得财务自由并守得住的人也几乎都是价值投资者,很少短线或趋势交易者,即使有也不一定守得住。更重要的是,依靠价值投资获得财务自由的人往往有对企业、社会、人的深刻见识,甚至达到哲学的境界,这可不是金钱能衡量的。问题是,价值投资为何有效?
1、价值投资者心中有确定性,敢下重仓
价值投资者知道什么是风险,如何控制风险;他们对自己购买的股票背后的公司的价值有透彻的理解。他们耐心等待到人们最悲观的时候,在估值的底部买入,等待到人们疯狂时卖出。心中有确定性,所以敢下重仓。如果好股票只敢买一手,能涨20倍又有什么用呢?如果买到10倍股,只拿一天就卖掉,又有什么用呢?
2、股价有回归内在价值的必然性
这是价值投资最重要的基础,问题是,这是真的能实现吗?再好的公司,如果股价10年、20年就是不涨呢?事实上,这个问题连价值投资的祖师爷格雷厄姆也回答不了,有人问他“低估的股票为何一定会回归内在价值”?他回答说“不知道,反正就会回归”。
经验上,这个规律确实成立。我们知道的一些很牛的企业,其股价也都很牛。苹果、腾讯乃至伊利、贵州茅台,企业做的好,股价没有差的。学者的大量学术研究也证明,时间拉的越长,公司业绩对股价越具有决定作用。一个很有意思的事情是,巴菲特在今年致股东的信中列了自己50年的以账面价值衡量内在价值的投资业绩的同时,也列举了伯克希尔股价的波动,虽然股价的波动性剧烈的多,但50年的股价复合收益率居然和账面价值衡量的相差无几(股价收益率略高于账面价值,正好因为巴菲特认为账面价值衡量内在价值有些低估),这不能不说是对大师50年价值投资经历的一个完美注脚。
理论上,股价过于低估时,如果聪明人收购,未来有可观收益。举个极端例子,如果招行股价跌到1分钱,我花一点点钱就买下了,后面多年每年几百亿的利润都归我,当然太划算了。股价过于低估时,聪明人会立即行动,就像这次股价暴跌,郭广昌等投资大鳄纷纷磨刀霍霍。理论上这种捡便宜的冲动,就会推动股价向内在价值靠拢。
另外,大自然有“均值回归”的统计学规律,否极泰来,盛极必衰,这种周期性规律周而复始。不知道为什么,但这种规律就是存在。
所谓,理性只会迟到,不会缺席。当然,我们也可以找到股价好多年都不反映内在价值的反例,但适当的分散能解决这个问题。
3、人性是千古不变的
价值投资能成功的另一个基础,是人性是难以进化的,甚至可能有退步。我们现在阅读几千年前先闲的书籍就有这个感悟,人家那时条件非常落后,但对社会和人生的思考的深度在我们之上。现在科技发达,信息充斥,但人们似乎变得更加短视,更加贪婪,更加步调一致,也更加没有独立思考精神了。
正因为人们不再独立思考,变得更浅薄、更短视(机构可能比散户还要短视),所以一个负面消息,一次泡沫的破裂,能把很好的公司踩踏到难以想象的境地。遇到牛市,又变得极度疯狂,大上杠杆,根本不在乎风险。理性的价值投资者在这中间能找到很多的机会,越不理性的市场越适合做价值投资,因为跌时跌的够惨,涨时涨的够疯。我相信,这种人性弱点中外都是一样的,只是程度可能不同罢了。
任何一种投资方法,一旦所有人都知道就没有效果了,这是难以逃避的宿命,为何价值投资就可以不一样呢?因为价值投资者都是反人性的,价值投资的理论和方法大家都知道,只是很难理解的很深,更难以做得到。我们经常看到,很多号称价值投资的人很高的价格去全仓一只茅台,很多号称价值投资的人因为股价不涨,转去超短线搞波段了。中国号称价值投资的人成千上万,但真正的价值投资者其实凤毛麟角。有句话说得好,价值投资之所以有效,是因为他不是每年都有效,这对要求即时回报的人们太没有吸引力了。所以投资到最后比的不是对企业的分析能力、估值的能力,这些知识性的东西后天努力是可以做到的,而性格上的东西却几乎是不可改变的,投资马拉松比的更是个人的性格特质。价值投资就是一场孤独的修行。
所以,巴菲特在一次演讲中说道,他不怕泄露价值投资的天机,因为他的导师已经说了几十年都没用,价值投资在任何地方都不可能成为主流。
本文算是我对价值投资的一些理论和哲学的思考,欢迎批评指正。对我而言,价值投资的修行是艰苦的,更是快乐的,我会用一生去领悟、去践行

分享到:
阅读数:
责任编辑:王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