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 合伙制基金 / 给股东的信
否极泰2016年年报(下)


       免责条款:本站原创文章及转载文章观点及数据,本站均不保证其准确性,读者基于本站原创文章及转载文章所作出的决定与本站无关。


在绝无风险的时候,人们认为风险最大!

绝大部分人认为,世界在任何时候都不存在着绝对的确定,人生在世,一直处于不确定中,不确定是伴随人生始终的,是无时无刻不存在的。根本就没有某一个时刻,某一种状态会演化出绝对确定、绝无风险百分之百确定的情况,这不是事实,是一种主观错觉!当过山车高速运动,乘客头朝下脚朝上的时候,这时乘客掉不下来是一个绝对百分之百的有把握的确定性。当乘客头朝下,他的内心恐惧极了惊恐的大叫,乘客认为自己处于极端的危险和不确定中。事实上,任何学过中学物理的人都知道,当过山车速度足够快,过山车在乘客头朝下的那一瞬间,重力被离心力消耗掉,人处于绝对的安全之中,是不会掉下来的。人在过山车中感到的恐惧和危机是纯粹的主观错误感受!乘客感到的极端危险、极端的恐惧,感到的不确定和掉下来风险是完全不存在的。这种感受只不过是人性本能导致的与客观事实完全相反的主观错误。这种本来没有危险人却非常担心,和2013年贵州茅台非理性下跌的过程中,很多投资人(包括绝大部分机构投资人)都疯狂地卖出贵州茅台股票完全一样,当时的下跌不过是创造越来越确定的绝对的安全边际,没有任何实质风险,整个下跌过程从始到终都是创造越来越大的机会。然而,人们的主观世界产生的却是无以复加的恐惧和无以复加的非理性抛售,这正是股市有趣之处,大多数人在毫无风险时认为最危险!大部分认为没有确定性时,确定性最真实!

当确定性出现时,市场参与者的认知和过山车上乘客的认知是一样的,他们会产生极端的恐惧,他们认为自己处于史无前例的风险中,他们疯狂的卖出自己的股票。在客观上无风险的时刻,在最应该买入的时候,他们却认为是风险最大的、最危险的、最应该逃离的时候。在此时我会买入、再买入,所有的钱都要买入,这就是我的投资战略、投资理念和行为原则。

在确定性出现后是不需要防范风险的,此时防范风险是画蛇添足,此时应该全力进攻!当你在无风险的时候,拼命的买入、而且越跌越买,买了就亏时,人们就会说你是疯子、傻子、说你是一个不负责任的自大狂,骂你是小丑、是骗子。人们会异口同声的说:“董宝珍不懂止损,不会选择时机,不会控制回撤,也不懂得风险管理,你董宝珍应该这样做,当下跌来临的时候,你第一时间撒丫子就跑,卖掉所有的股票,这样就躲开了下跌,就维护了客户利益。而且只要还在下跌,无伦有多大的安全边际你都不要买,等他稳定住啦,你再从右侧买。”说句实话,我二十年前刚在证券公司上班的时候,证券公司给我们做培训,就是教我们这样做。但是我当时听到这种说法,就认为它不正确。当时我还说不出为什么这种观点是错的!现在我可以明确地从理论上来指出这种观点的错误。这种观点和行动在性质上属于什么?它属于短视行为!属于只看眼前不看长期!投资和资产管理是凭借深远的长期目光,从长期看待问题,准确判断长期发展变化,从而获得利润的一种职业。如果资产管理者不能立足长期,在资本市场是玩不下去的。资本市场上短视是最大的缺陷,习惯于短视不习惯用长远的眼光看问题,是不能在资本市场上做投资的,更不能做资产管理。短视必定不能成功!用短视的原则在茅台跌破200元后,你越跌越卖,而不是越跌越买,这种卖出在当时用非常短期的视角来看,每次卖出都是正确的。每一次卖出都躲过了下跌,每次卖出都马上能激起一片掌声。但是,我们立足今天回头看,那些在茅台13年的持续下跌过程中止损、控制回撤的卖出行为,哪有什么正确性呢?他们只不过是把大好的机会白白的葬送掉而不自觉!在三四年后的今天,回头看我的行为毫无疑问是最正确的,当时在茅台200元以下不断买入,这些买入在经历了2014、2015年两次十股送一股,目前的最高成本低于160元,也就是在13年茅台持续下跌过程中,逆势买入在三年后至少获利100%,长期结果证明当时不卖出逆势买入是最有利于出资人的、最合理的!

一个关于未来的正确认知,在当时来看是找不到具体直接的客观事实证据的,当机会无限巨大的时候,展现在眼前能看见的到处是所谓不确定、到处是所谓的风险,到处是绝望,这正是投资的难度。这也是为什么大众抓不住机会的原因,因为大众看问题都是拿眼睛看表面,他不用大脑进行抽象思维,他不回归到逻辑和本质层面思考,大众只知道就事论事,只看眼前的问题,大众习惯眼见为实,没有具体的有利因素出现大众是不相信未来会变好。大众也理解不了为什么那么明显的下跌,只要买入就会马上出现“损失”,你还要飞蛾扑火买入,大众认为眼前看到的下跌就是风险,大众不能超越眼前放眼长期!我们不能够接受这种大众的表面看问题的观点。那些主张躲避下跌,主张在下跌时握紧钱袋的观点,我自己的投资哲学和投资实践事物永远无法相信他们是正确的,我认为那样不可能获得回报。

然而在当时我的越跌越买被人们贬低,很多人都怀疑我,甚至弃我而去了!我没有办法在当时用一个客观的事实证据证明我的行为是正确的,短期来讲,我一买完就被股价的下跌证明是错误。这就是长期决策的难处,基于长期做出了正确的选择,往往马上就会被短期事实证明是错误的,你有口难辩!只能说一套大道理,但大道理短期变不成现实。拒绝短期思维,立足长期作出正确决策的人,在短期往往是猪八戒照镜子里外不是人。本来是为出资人的利益着想,但是短期看却是有害于出资人的利益。于是乎,中外资本市场上就演化出了止损的概念,就演化出了防回撤的概念。我在这里多说一句,止损、防回撤被很多资产管理人视为最高行为原则后,他们就会把真正的投资原理放到次要位置。那些把防回撤、防下跌作为最重要的事情的资产管理人对真理的执着,对真相的执着就会下降,往往会无视长期利益,因此不容易获得长期成功。那些坚持从长期从理性的角度决策,无视短期的资产管理人,他们短期会失去人们的信任和支持。由于很多人怕失去短期利益,不能超越短期着眼长期,于是很多人会揣着明白装糊涂,知道下跌是机会但就是不买反而还卖出,因为他怕进一步下跌让自己面子上难看,让自己失去眼前人们对他的信任,怕失去眼前的利益。极少数的人能够从长期利益出发,而且也能够承受短期利益的损失和短期信任的消失,最终克服了艰难和困难,会迎来长期的利益和长期的信任。

在确定性出现时要下大注

说了这么多确定性,是不是资本市场上到处都是确定性,是不是每一个公司都拥有确定性的美好未来?不是!市场上90%以上的时间处于不确定中,绝大部分公司的未来处于不确定中。确定性、尤其是绝对确定性是极其罕见,极其稀缺的状态和资源。价值投资者就是在广泛的、无所不在的、巨大的不确定性中找到那稀奇的、罕见的、宝贵的确定性!资本市场就像一个巨大的风车无时无刻不在运转中,这个巨大的风车在转动的本质是:“机会度和风险度的此消彼长!”当估值水平从高位跌落下来,不断下跌的本质是风险逐渐缩小,而机会度逐渐增加,随着估值进一步的下跌,将会出现一个神奇的时间段,在这个神奇时间段,机会无限大,风险为零,或者说在这一时刻,机会和风险这对冤家对头中的风险消失了,机会在和风险的斗争,已经失去了对手,机会可以单方面主导估值水平的未来变化,确定性随之发生了!此时,是不需要防范风险的,只需要大胆的疯狂的买入,不顾一切的买入,把所有的钱买入。在这一个时刻的买入是绝对不可能赔钱的,在这个时刻是不需要防范风险的,因为客观上此时就根本没有风险。如同,中国北方地区夏天六七月份供热公司的锅炉是完全关闭的,供热公司根本不需要防止六七月份来一股寒流需要供热。如果某一个供热公司六七月份的时候还点着火防止出现寒流,这不是防范风险,这是在浪费资源。你唯一需要做的是买入、买入、再买入。。。。我为什么不止损、不退出、不放弃,是因为我始终认为我们处于确定性之中,股价下跌那只是波动,波动不是风险,在股价下跌的过程中,确定性始终是存在的。我们最后的结果没有风险,最后获得了利润,其实就是因为确定性一直存在。

我的哲学思考、我的投资实践使我相信在客观世界是有确定性的,但是这种确定性不是时时刻刻到处都是,而是非常罕见非常少见的,是市场和在社会经济运行过程中维持时间较短的时点,找到这样的确定性是很不容易的,所谓的投资研究、所谓的价值发现就是找这种确定性。由于确定性数量有限、非常罕见、非常难找,所以一旦发现这样的机会就应该集中全部的力量全力出击、不顾一切、不留后手。如果确定性出现时,你哆哆嗦嗦只买了一点儿,那么最终不能因为找到确定性而获利。芒格说了段非常经典的话:“学生们在商学院被告知全部秘密就是分散投资。投资的目的是找到无需分散就能保持投资安全的情况。如果你遇到了此生罕见的机会,却只投入了20%,那就太不理智了。”

经历了2013年到2016年的一场历史性大博弈后,实际上我们是通过对确定性的坚定,对基础的价值要素的坚信,脱离表面和短视,不被眼前的所谓的风险和困难吓倒,无视于眼前所谓的困难,坚定地相信本质层面的确定性,最终迎来了必然属于我们的胜利。在这个过程中,我同时强化了对股市投资本质的认识。未来的岁月中,我们绝不屈服各种表面的不确定性,在所有的投资人疯狂的喊:确定性已经消失,风险无处不在,一切都变得不确定时,我们会不顾一切的大规模买入。

也有人说,你董宝珍为什么把自己理解为万能的主宰,把自己理解为真理的化身。我要引用中国保守主义思想的奠基人刘军宁先生的一段话:“没有人是全知全能的,人的理性能力是有限的,没有人有能力发现全部的历史和经济规律,没有人有能力预测宏观经济和资本市场的每个变动。但是投资人可以在特定领域专注其中,搞明白一个特定领域,这就是能力圈。每个投资者都应该在自己的能力圈内投资,每个人的理性能力是有限的,为此就应该减少投资的次数,增加投资的相对集中度,以提高每次投资成功的概率。人可以在能力圈里做到知己知彼。”在过去的五六年里,我在中国高端白酒领域持续研究,写了上千万的分析,发表了百万字的分析,在研究过程中,我作为一个从来没有在白酒行业从事过实际经营的人,成为中国主要的酒类媒体的特约撰稿人。我自己关于中国酒类的分析,被茅台公司、洋河公司的高层高度认同,茅台公司2015年在庆祝茅台酒获得巴拿马万国博览会金奖的百年庆典上,邀请我作为特约嘉宾参会。以下照片是我在茅台公司庆祝茅台酒获得巴拿马万国博览会金奖的百年庆典晚宴上与季克良先生合影:

洋河公司基于我对白酒产业的某些观点,特别邀请我到洋河与洋河中高层领导交流。我们投资高端酒经历了那么大的曲折,最后获得了收益、获得了成功、获得了回报。所有的这些都证明我对中国高端白酒的理解已经能做到知己知彼,已经能在这个行业里面形成自己的能力优势,这都是靠专注集中在能力圈实现的。是人都有能力缺陷,我也有明显的能力缺陷,但是我靠专注和集中在能力圈已经能做到知己知彼。

有人说你董宝珍不灵活过于坚持己见。我认为善变在政治圈里是优点,一个善变的人在政治圈里能够如鱼得水,左右逢源,但是善变在投资圈里是致命的缺陷,这也是中外政治家投资股票的业绩都不怎么样的原因。资本市场的成功需要靠能力和素质,与在人的群体中获得群体认同的能力和素质是截然方向反的。真正能够使你赚钱的不仅仅是正确的认知,还需要依赖一个前提条件,在你正确时大众是错的,这就导致了要想赚钱必须和大众反着干,必须和大众对立。在和大众对立时,大众就会否定你,于是你要有一种坚定的相信自己的能力,绝不追随大众,绝不屈服大众压力的能力。这种能力重要性远远超过发现真相。我们投资茅台的过程知道,很多人被巨大的群体压力下屈服了,不再坚持自己了,这就是最终不能走向成功的根源。一个正确的认知能不能变成利润,决定于投资人能不能逆大众而行,坚定的相信自己。没有自信就没有真正的理性!

那些使我们遭遇重大波动的过程根本就跟风险没有关系,实际上跟基本面都没有关系,从始到终都是人的疯狂的恐惧和情绪,以及群体性的错误认知,在这个过程中,我们回头是不是可以看一下那个让茅台股价跌60%的所有原因中,跟基本面没有关系。在茅台急剧下跌的过程中,茅台在最高时期的市盈率是二十倍市盈率,这是一个食品饮料,尤其是有提价权的消费品公司的最正常最合理的估值,所以整个下跌过程中只是在压缩它的市盈率,下跌与基本面没有关系,所以这种性质的下跌是百分之百的创造机会,在这个过程中,我们不断地买入不断地被套,不断地被套不断地买入。没人保证你买了安全边际就不下跌,更没有人保证你买了安全边际就立即上涨,恰恰相反,中外资本市场历史事实证明,在买下处于安全边际中的股票往往马上被套。这是因为安全边际的出现总是由于恐慌和非理性大流行导致的,恐慌不会一下子消散,如果一个恐慌次日就消失了,这样的恐慌制造不出大的安全边际。有人会说:“那你不要在它下跌的时候买,等它下跌完了再买。”这种想法和有人吃包子吃到第五个的时候饱了,然后一拍大腿,后悔说早知道第五个包子吃饱,就不吃前四个了一样。这种想法是想当然。

人人都有言论自由,我们不能够禁止别人的言论自由,哪怕其发表的是错误观点。我们自己要明白我们的投资模式和做法是真正代表了理性价值投资的做法,我们的投资模式是可持续复制的模式,将来会继续给我们带来回报。这次长达四年的茅台历史性大博弈,最后以我们完胜结束,证明了我们的投资模式是可靠的、是安全的、是可以重复使用的,因为这一点我们的未来是美好的!    


董宝珍

2017.2.25


否极泰2016年年报(上)

否极泰2016年年报(下)


否极泰基金申购!
咨询联系方式

电话/微信:贾先生:15011099085

电话/微信:孙女士:18301144198

邮箱:pijitai@126.com

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