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 合伙制基金 / 给股东的信
否极泰2019年一季度报告:给我一万亿还你几万亿(三)


       免责条款:本站原创文章及转载文章观点及数据,本站均不保证其准确性,读者基于本站原创文章及转载文章所作出的决定与本站无关。


息差波动的深层本质原因

过去几年中国整体经济发生了转型和发展模式转换,按照管理层的话,叫做换挡期。在转型和模式变化的过程中,银行的息差发生了变化,资产质量发生了变化,也就是说在本质上银行业过去几年所发生的变化是对经济环境变化的适应,是中国经济发生了转型和变化对银行业的影响和在银行业上的体现。银行是万业之母,当经济面临几十年发展之后的转型升级过程中,银行是不可能不相应地产生某种变化的。在转型的过程中一些过时的需要淘汰的产能退出,导致坏账增加。在这个过程中,银行的资产质量下降,新兴的产业需要一个培植过程,还不能马上一蹴而就使得银行的资金利润率发生了变化。这是整个银行的波动的本质原因!到今天转型所带来的对银行的影响,已经100%充分表现出来了。转型对银行业形成的不利影响已经过去了,这是100%确定的。整个经济转型趋于后期,银行业受经济转型的影响已经趋于结束,目前,银行业逐步重新又回到了与新的经济发展态势相适应的正常状态。2019年一季报的主营收入大增,净息差大幅回升正是一份结束过去开辟未来的季报,具有重要的战略意义!中国银行业过去几年,由于需要适应宏观经济转型,处于对转型的适应阶段,这一阶段属于非正常经营状态。所表现出来的息差下降,坏账提升属于不正常状态的具体表现。2019年一季报的数据反映出银行已经回归到了正常状态,或者已经接近回归到正常状态,整个银行业的动荡结束了。

第二部分利润增速跟不上主营收入增速

2019年一季度银行数据反映净利润的增长率跟不上主营收入的增长率,下表是2019年一季度全部33家上市银行的主营收入增长率和净利润增长率的数据:

图片5.png 

数据非常清楚33家上市银行的主营收入平均增长率是25%,净利润平均增长率只有10.75%按照常识净息差导致的主营收入增长完全类似于产品提价带来的主营收入增长,会导致净利润以更快的速度增长,但我们看到的事实是在主营收入大幅增长时,净利润却明显跟不上主营收入的增长,这是什么原因导致的?说明了什么?

大规模计提减值损失降低利润增速,使银行数据真实性和拨备覆盖率提高

下表是主营收入增速最快三家银行(不包含2015年之后新上市银行),最近几年主营收入、净利润、减值损失增长速度的对比。

主营收入增速最快三家银行(不包含2016年之后新上市银行)

年份

上海银行

兴业银行

光大银行

收入增速

净利增速

计提减值增速

收入增速

净利增速

计提减值增速

收入增速

净利增速

计提减值增速

2014

30.89%

21.77%

147.61%

14.28%

14.38%

42.42%

20.25%

8.12%

120.35%

2015

18.01%

14.29%

48.12%

23.58%

6.51%

74.72%

18.63%

2.23%

112.09%

2016

3.77%

10.04%

22.24%

1.77%

7.26%

13.29%

0.94%

2.71%

10.53%

2017

-3.73%

7.13%

-9.45%

-10.89%

6.22%

-30.75%

-2.33%

4.01%

-14.04%

2018

32.49%

17.65%

76.82%

13.08%

5.98%

30.69%

20.03%

6.70%

74.18%

2019Q1

42.16%

14.12%

99.16%

34.78%

11.35%

159.82%

33.53%

7.54%

86.18%


    上表中数据有一些鲜明的特点:

 

第一,过去几年主营收入的增速与减值损失的增速基本同步变化,但在主营收入高增长的年份减值损失的增速总是明显的高于主营收入的增速,从而导致净利润增速总是低于收入增速,而在收入低增长的年份,减值损失的增速大幅低于主营收入的增速,从而导致净利润增速都是超过收入增速的。

 

第二,净利润的增速相对稳定,净利润波动幅度比收入波动幅度和减值损失波动幅度要小得多得多,当主营收入出现严重的,负增长的时候,比如2017年,通过减少计提减值损失净利润增速总是维持着正增长。也就是主营收入多的年份减值损失就大幅计提,主营收入少的年份减值损失就大幅减少,最终维持净利润增速的稳定!

 

以上特点简单概括为,过去5年银行通过对计提减值损失的调控,促成了净利润相对稳定。在银行身上存在着一种保护净利润稳定增长的默契,为做到这一点靠对减值损失的调控使净利润能够稳定增长。

 

以下是三家银行的曲线图

图片6.png

图片7.png

图片8.png

  我以光大银行为对象具体分析一家银行:

光大银行2019一季报盈利指标分析

年份

收入增长率

净利润增长率

减值损失增长率

2015

18.63%

2.23%

112.09%

2016

0.94%

2.71%

10.53%

2017

-2.33%

4.01%

-14.04%

2018Q1

7.13%

5.50%

26.87%

2018Q2

12.73%

6.71%

45.24%

2018Q3

18.26%

9.15%

64.08%

2018Q4

20.03%

6.70%

74.18%

2019Q1

33.53%

7.54%

85.46%

光大银行

90天以上逾期贷

不良贷款余额

贷款减值准备余额

拨备覆盖率

90天逾期拨备覆盖率

2015

351.72

243.75

381.19

156.39%

108.38%

2016Q2

376.79

255.07

383.24

150.25%

101.71%

2016

357.15

287.02

436.34

152.02%

122.17%

2017Q2

344.87

310.61

472.67

152.17%

137.06%

2017

334.94

323.92

512.38

158.18%

152.98%

2018Q2

303.43

337.90

580.35

173.04%

191.26%

2018Q4

322.98

384.21

672.09

176.16%

208.09%

2019Q1


399.95


178.70%



     可以清楚看到,从
2015-
2016年开始,光大银行的90天以上逾期贷款大幅增长。但是在当时光大银行的不良贷款余额很少,以2015年为例,当年光大银行90天以上逾期的贷款达到了351亿,可是当年的不良贷款余额只有243亿。同样到2016年光大银行的90天以上逾期贷款余额是357亿,不良贷款余额是287亿,也就是在2015-2016年的时候,光大银行的90天以上逾期,已经陷入了严重问题的贷款高达350多亿,可是光大银行并不把它们全部记入不良贷款余额,只计入了200多亿。这样在当时就导致了实际的资产质量已经出现了问题,但是由于银行不把它计入不良,所以报表利润存在失真。

在光大银行的报表数据中,2017年收入实现了-2.3%的负增长,可是那一年净利润却实现了4%的增长,这种增长的深层原因就是当年资产减值损失,出现了14%的负增长,就是说早期为了保利润,不要实现净利润的负增长,少计提了减值损失。虽然早期光大银行的净利润增长始终维持在正增长上,但实际上这种正增长带有不真实性。

随着时间的推移,2018年前后,光大银行的不良贷款余额首次超过了逾期90天以上贷款,201890天以上的逾期是322亿,而不良贷款余额达到了384亿。也就是说到2018年底,光大银行已经把所有90天以上逾期记入不良贷款余额,这个时候光大银行财务报表的真实性大幅提升了。

进入20191季度,计提的资产减值损失,增幅高达80%!换句话说,一季度由于主营收入增长带来的钱,光大银行没有把它计入当期利润,而是计入了资产减值损失,用来冲销坏账以提升资产质量。这就是为什么光大银行没有实现净利润和主营收入的同步增长。没有实现净利润同步增长,使得资产质量提升,使得报表真实性提升。

随着时间的推移,2017-2018年扭转了这种趋势,几乎把全部90天以上的预期都计入了不良资产,从而使得报表真实性好转。进入2019年,这种报表真实性好转越来越强化。所以这里面就出现一个逻辑脉络,整个中国银行业可能都是这样的,在20162017年报表并不特别难看,但是那是以牺牲资产质量,少计提减值损失实现的,2018年之后银行的收入增加,经营状况好转时需要补欠账,把早年少计的减值损失又大规模补了上去。

整个银行业在2017年的利润数据都存在着少记资产减值损失导致的不真实性,20182019一季度大幅增加资产减值损失消除了利润数据的不真实性。

未完待续:阅读全部季报,请下载:否极泰2019年一季报:给我一万亿元还你几万亿(公开版).pdf


否极泰基金申购!
咨询联系方式

电话/微信:贾先生:15011099085

电话/微信:孙女士:18301144198

邮箱:pijitai@126.com

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