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 合伙制基金 / 媒体访谈
《北京时间》专访董宝珍:对话裸奔界最好的投资者

11月6日上午11点30分,贵州茅台【600519】以652.20元收盘,继续延续此前的上涨势头,总市值再度突破8100亿元。从年初的每股334.56元到每股652.20元,仅十个月的时间,贵州茅台股价已累计上涨超九成。

股价飞天的贵州茅台当之无愧的成为了当下资本市场的“网红”。“茅台股价飞天上涨是有其合理逻辑的:因为茅台的主打产品叫:飞天茅台” 、“为什么茅台没有泡沫,因为茅台是白酒,不是啤酒”……各种和茅台有关的段子层出不穷。

和贵州茅台一同成为“网红”的,还有私募行业著名投资人董宝珍。这已不是他第一次“走红”,就在4年前,他因为看多茅台而输了赌约无奈裸奔,成了资本市场最大的丑角。不过,时至今日,对茅台的坚持看好也给他带来了超过7倍的惊人收益。

那么,董宝珍对于四年前的那场裸奔如今有何感想?对于当下茅台的股价他是如何看待?未来茅台股价又将往何处去?带着这些问题,北京时间记者专访了著名茅台投资人、否极泰私募基金合伙人董宝珍。

董宝珍(潘琦  摄)

投资者应该轻松,有一点幽默

北京时间:4年前你因为看好茅台而输了赌约被迫裸奔,回过头来看,你有没有觉得很冤?

董宝珍:我觉得裸奔就是个娱乐。我特别想借这个机会说说巴菲特,巴菲特是个非常幽默风趣的人,他用非常生活化的语言说了很多深奥的投资原理。他有一句著名的话:“当股市低估的时候,我就像一个好色的小伙子进了女儿国。”如果一个投资者每天忙得像风火轮一样,紧张兮兮不苟言笑,体会不到生活和投资的乐趣,那他实际上没有找到投资的本质,投资者应该轻松、有一点幽默。

不过我真的没想到我能输,但输了以后我真就裸奔了一下。裸奔之后,我成了投资界最好的裸奔者,同时也是裸奔界最好的投资者。所以这也是很有趣的,并没有什么怨恨或者后悔。当然我以后不会轻易再裸奔了,甚至也不再轻易打赌了。裸奔这事最近几个月让人们翻出来,像央视等主流媒体都以此为话题去积极的传播。但其实这不是这次茅台事件的核心点,这个事件的核心点是一个投资人怎么才能赚钱。

北京时间:投资人怎样才能赚钱?肯定有很多人特别想知道答案。

董宝珍:答案是要有坚定的自信、独立的人格。孟子说“道之所存,虽千万人,吾往矣”,因为我有我的信念,认为某种做法是对的,我必须坚持——虽然坚持会让自己众叛亲离,同时失去很多现实利益。支配我行为的是信仰,而不是眼前的现实利益。如果一个人完全被眼前的现实利益牵着鼻子走,那他就是无原则的人,就永远理解不了真正的投资。投资的本质是与大众和市场的博弈,需要投资人有超越人性的能力,要能独立思考、发现真相、坚持真理,这是一种独立的人格特质。

北京时间:回想当时,你也面临着这样的问题。

董宝珍:当时人人都说茅台不行了,几乎所有媒体和研究报告都这么认为。这种情况下,你不能偏听偏信别人的观点,要有一种求真的心,自己去寻找、去发现、去求证、去推敲。得出的结论如果和市场的判断一致,那你当然得接受;但如果不一致,你要有独立的人格。求真的心和独立的人格太重要了,没有这两个东西,知识是无效的。所以我们看到很多高学历的人并不能在资本市场上规律性的取得成功,倒是一些学历无优势、但有淳朴的原则性的人可以取得成功,这是我所体悟和想到的。

4年前茅台大跌让我脱胎换骨

北京时间:2013年茅台大跌对你的影响应该不仅是裸奔,投资上应该也遭受了很大的损失,你当时的心理状态如何?

董宝珍:我每一次回想起来都很感慨,这个过程太宝贵了。那一波下跌真的是最深刻地展现了投资之道,展现了人性。首先我的资产在损失,另外这个事情媒体关注度特别高,当时有些主流媒体还把我作为反面教材,说我不理性投资。包括很多国内著名投资人都认为我的做法有问题,认为做的太极端了,要遭遇大灾害了。在这种情况下,我感受到了很多阻力和困难,这时候的心态、想法以及最后做出的选择,我没法用语言告诉你,但是我真的知道这个过程把我培养历练的脱胎换骨。

北京时间:当时有没有什么细节让你印象特别深刻?

董宝珍:我记得有几个细节是在2013年跌得最惨的时候,我每天晚上都研究所有可看到的利空和负面报道,研究后我认定绝大多数负面报道都是错的,当我证明完之后基本就是晚上11点了,由于研究过程中大脑思路打开人兴奋得睡不着觉,我就坐到椅子上举目看窗外,窗外有的时候是月光非常明亮,有的时候是乌云,那时候没有人的声音了,我就静静的呆在那里,发自心底的一种声音说:我必定能赢,我是正确的,我迟早能成功。

北京时间:有失必有得,这段经历给你带来的收获又是什么?

董宝珍 其实2013年茅台暴跌后,经历了这一次,我感觉我能听到自己内心的能力增长。实践出真知,4年之后,我觉得我已经达到了对投资的本质的理解,掌握了灵魂性东西,可以在这个凶险的资本市场中,为信任我的投资人和出资人创造利润。事实上我确实也做到了。但做到这些不是在课堂上学的,是这4年的历练。能力的提升是要经历千难万险千锤百炼的。

成本50卖1000缘于精神追求

北京时间:其实在当时的情况之下,你可能会像很大投资人一样面临巨大的压力,你是如何克服的?

董宝珍:说句良心话,如果当时感觉到很大的压力,我早投降了。当时最真实的情况是没有压力感,我感觉错误的是别人,我被千载难逢的机会包围。我当时已经认定我将赢下这场历史性大博弈,最终的胜利一定是我的。我认识到真正的投资赢家一定是在这种大崩溃中大规模下注,所以我真正的焦虑是积极地寻求资金而得不到。

北京时间:为什么你会坚持认为自己是正确的?

董宝珍:我当时就在思考,茅台50元的成本怎么能卖到一千元?当时有很多报纸就此发表评论说,茅台50元的成本卖一千元是暴利,最后茅台酒一瓶跌到100元。我觉得按照马克思的价值原理,好像这个说法还对,但现实中茅台确实就卖一千元,几十年长期超越成本,所以我也想不通,为此就不断地追问。后来我发现和茅台类似的现象还挺多,比如生日蛋糕、婚纱摄影、迪士尼乐园等等。它们跟茅台高溢价的本质是一样的,我最后总结出背后的原理是:人类精神需求的经济规律和物质需求经济规律是不一样的——我把它称为“精神经济学”。

北京时间:所以茅台现象就是对你提到的“精神经济学”的一种阐释?

董宝珍:事实上,茅台酒不是满足生理和生存需求的物质性商品,而是满足人类精神需要的精神性商品。精神性商品的价值来源存在着二元性特点,这使茅台酒可以在物质属性之外的非物质文化、精神、情感层面,创造出独一无二的差异化和异质性。而茅台凭借这种异质性独占了消费者的精神世界。

因此,对于消费者特定的精神需要,茅台成为了唯一供应者。而这就造成了一个供应者面对无数需求者的一对多供需结构——这又导致了拍卖定价的定价模式。在该模式之下,茅台酒的价格必然会与消费者的收入水平呈稳定关联,必然随着参与竞拍人的人数和收入水平提升而持续提升,最终出现茅台酒价格和利润率越来越高,大幅超越社会平均利润率的情况。

投资茅台带来了大概7倍的收益

北京时间:后来的故事我们都知道了,很多人都会好奇,你之后是如何操作的?

董宝珍:我从2013年就一直买入茅台股,股价到400元之前都在买入。我认为茅台股价在400元以下是低估的,要在低估时买入而不能在低估时卖出。在400块之后500块之前我没有操作,我认为在这个区间茅台属于合理估值。对于茅台这样一个优秀的、成长性的、有提价权的快消品公司,按照巴菲特的说法,伟大的企业、优秀的企业以合理的价格买入,也可以获得利润,但是我没有买入也没有卖出。

北京时间:在茅台股价涨到500元之后呢?

董宝珍:到500元我就觉得不易太盲目乐观了。当茅台股价站到400元之上的时候,它实际上是从100元起涨的,即涨了三四倍了。当一个公司股价涨了三四倍,必然引来趋势交易者和追逐上涨的炒作资金。很多趋势交易者在100元打死都不买,200元、300元也没买,到四五百元信心就随之大增。这种资金并不是基于对基本面的深刻理解,而是来自于追逐价格的上涨,但是他们还是打着价值投资的大旗。

这个时候我就发表了一些看法,我说它估值合理,不再低估,我们不宜再乐观了。400元以下的时候我基本是茅台的吹鼓手,我到处吹茅台,可是400元以上我就没有吹了,我说大家冷静点、慢着点。可当我发布这个观点后便遭到了社会大众的唾弃,很多曾经与我携手战斗的价值投资者也不认同我的看法。我的声音也比较孤单,但是我认为我说的是事实的,但市场似乎不这样想,这就是人性。

北京时间:你有没有算过,投资茅台给你带来了多少收益?

董宝珍:收益是一个结果,关键还是过程。只要你有投资能力,价值观正确,人性管理能力强,就有好的结果。从目前来看,我的结果是不错的。从2010年6月到2017年的10月,我通过投资茅台为我的出资人带来了大概7倍的收益。这个收益让我的出资人非常满意,因为出资人都挣到了钱而且很满意,因此我也很满意。

8000亿元总市值背后是非理性狂热

北京时间:现在茅台的上涨是否是你预料到的?你原来认为能涨到多少?

董宝珍:的确是出乎我的预料。就像我在四年前完全没有意料到茅台的股价能跌到100元,市值跌破1500亿元一样,我对今天茅台突破8000亿元的总市值比四年前更为出乎意料,我感到非常震惊。我经历过非理性下跌,并且在非理性下跌的洪流中站稳了脚跟,且低位买入。四年之后600多元的茅台,8000亿元的总市值,让我看到了最真实的非理性狂热。四年前市场让我理解了人性为什么会有恐惧,今天市场再次给我一个机会,让我体验一场疯狂和贪婪。

无论是暴跌时候的卖出,还是暴涨之后的买入,其实都是人性,人性特别重视眼前得失的缺陷,在下跌时如果你不卖出,你的资产当时就减少了,涨起来如果你不买入,你就得不到上涨利益,人性会导致人为了眼前利益会追涨杀跌。四年前茅台的下跌没有人问是不是合理,今天同样没有人问600元的茅台估值是不是合理,只要买入就跟着上涨,这种人性的缺陷是真正投资人所面临的最大的挑战和最大的压力。

北京时间:你对茅台股票下一步的走势有何判断?为什么?

董宝珍:我认为如果茅台股票的价格能稳定,那是最理想的。如果价格进一步上涨,那是陷入了新的非理性,就像茅台跌到100元是非理性一样。研究报告所说马上到1万亿元市值也是非理性的——从历史数据看茅台的市盈率轴心是20到25倍,要拿出400亿元利润才能支撑1万亿元市值。而根据我对基本面的研究,  2017年茅台不会实现400亿元的利润, 2018年也相当可能不会实现。

茅台迟早会赚400亿元利润,可能是在两年之后。目前股价这么着急的要上1万亿元,我觉得是有点涨的太超前了。现在这个八千亿元的市值也许已经预期了2018年的收益。

北京时间:在你看来,谁将是下一个茅台?

董宝珍:这个是大家所关注的,但我不知道。一方面结果是我不知道,一方面我不试图去寻找下一个茅台。就像是你跟谁结婚了,你们过的挺好的,你何苦要再寻找另一个结婚对象呢?茅台可以长期成长,只是有时候高估有时候低估,投资人不需要频繁的去寻找大牛股。持之以恒、专一,要胜过频繁的跳来跳去。巴菲特就是专注了,他买一只股票有时候持有40多年。这山望着那山高,在各行各业都不行。世界上也没有那么多茅台,高成长股是极其稀缺有限的,并不是到处都能找到。

别人贪婪我恐惧,别人恐惧我贪婪

北京时间:作为一名成功的投资者,你能否分享一下你的投资理念?

董宝珍:我的理念很简单。第一点是买什么公司:买优秀的公司,而且是重仓买,集中把钱投到优秀的公司上。第二点是什么时候买:是在这些公司遭遇非比寻常的困难的时候买入。集中投资不分散是我的投资理念,在优秀公司被低估、别人恐慌的时候敢于下大注——多大的注呢?多多益善,只要是被低估,只要企业优秀,就要敢于下大注。即所谓“别人贪婪我恐惧,别人恐惧我贪婪”。

北京时间:为什么不分散投资呢?有一句话叫鸡蛋不要装在一个篮子里。

董宝珍:因为当你分散的太多,你对相关公司了解的深度非常有限。股市投资是一种认知博弈,比的是谁对这个公司的未来判断的更准确。如果你一生就研究一个领域,你的判断能力就提升了,反过来你有五个领域甚至更多的领域,你的判断能力是上不去的。因为你投放在每一个公司上的精力是有限的,理解的深度也是不够的。所以你的判断的前瞻性不够,你比不过别人。

要想提出比别人更准确、更超前的判断,你必须有研究的深度,这样你才能提出比别人更准确的关于未来的判断。什么是价值?就是你发现了别人没有发现的潜在变化和真相,然后你提前布局进去,等这个认知变成现实。当别人发现了都纷纷买的时候,你已经获利了。所以价值发现的过程,实际上是发现别人没有发现的真相和变化。要想做到这一点你必须得专注才行。确保你对相关公司的理解能超越产业经营人员,超越大部分资本市场的人。

北京时间:对于中小投资者,你还有何建议或忠告?

董宝珍:我的建议很简单:定投指数基金。这是巴菲特给大众的建议。现在中国有一个指数基金非常好,上证50。上证50的市盈率水平是10倍,非常低,不用浪费时间研究,而且肯定有确定性。

(相关投资观点为被采访者个人理念,不代表北京时间观点,投资需谨慎)

否极泰基金申购!
咨询联系方式

电话/微信:贾先生:15011099085

电话/微信:孙女士:18301144198

邮箱:pijitai@126.com

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