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通投资
首 页 / 凌通视点
董宝珍:银行股处于明显的大幅低估
作者:董宝珍 来源:本站时间:2018-06-01 09:01:00

本文是是腾讯“证券研究院”特约专稿

A股的银行股处于大幅低估之中,银行股的安全边际是真实的。但似乎市场并不这样认为,银行股还在下跌。截止5月31日,有15只银行股破净,占银行板块的近六成。A股市场的神奇之处就在于对银行股的看空都是始终如一和不改变的,这种现象是很奇怪的,在性质上是错误的。

银行股两个本质在好转

投资人要立足于本质看问题,不要在现象层面看问题。当然这个市场不可能是以价值投资和理性投资人为主的。市场从来都是说风就是雨,真正的理性投资人,或者说真正能赚钱的那些投资人,他们规律性的思维方式就是立足本质,从本质上思考,而对现象不进行太多的关注。因为现象自己就像一股风一样,自己来自己去。

银行有两个本质在好转:第一,银行的长期命运。银行的长期命运和一个港口的长期命运是非常一样的。港口的管理层无论怎么努力,他的命运都不决定于港口自身,而是决定于这个港口所依托的经济半径。比如说广州港,比如说上海港,它的业务量,以及未来的增长情况,在根本上决定于珠江三角洲和长江三角洲这两个地区的经济状。所以每一个港口的命运和长期未来决定于它所依托的那个经济腹地的经济状况。  

同样的道理,银行业的未来在相当多的程度上,决定于其所在的经济体的经济状况和产业未来,中国银行股的终极命运决定于中国的经济。于是从本质上看问题,就要追问中国的经济目前发生了什么样的变化?我总结了很多指标,包括用电量、进出口税收和一些数据贸易量等等,发现一个共性,那就是所有中国宏观经济数据都基本上见底,并且开始复苏。只有在一种情况下才可以认为中国银行股会出现重大问题,那就是所在的经济体出现了严重的衰退和停滞。实际上进入2016和2017年,中国的经济数据开始持续的好转。

如果你对数据感觉有点枯燥的话,可以把数据转化成一些现实的经济现象,比如说大宗商品的价格。我们可以知道在这一轮调整中,最困难的是煤炭和钢铁。目前煤炭和钢铁的价格已经大幅度的回升,他们是中国经济的基础指标,它们的变化在一定程度上其实是能够反映经济状况的。

在这种情况下,中国经济并不存在着使银行股发生大规模困难的背景。所以当中国经济在多个领域已经展现出复苏苗头,甚至某些领域的复苏,已经成为资本市场上的一种估值修复,或者说炒作的热点。

第二个银行的本质,过去几年中国银行业在经营数据上确实出现了一些问题,但是这些问题如增速下降已经从2016年和2017年开始上升。2015年中国银行业部分上市银行的净利润增长率接近于零,而全行业的净利润增长只有2%。到2017年底,全银行业的净利润增长已经达到6%,整个行业的净利润已经开始上升。净利润增速波动的过程中,受到两个重要指标的影响:一个是坏账率的提升,以及由坏账率提升所引发的资产减值损失的提升。这个资产减值损失的提升,就会引发净利润下降;另一个是过去几年中国银行业的净利息差持续单边下跌,导致银行业虽然放贷规模在增加,但实际上主营收入是减少的。所以净利息差下降和资产减值损失上升成为两个严重的不利因素,强烈地影响了银行业绩。

未来这两个指标向何处去就成为银行业的经营走向的决定因素。一方面,已知的事实和数据客观的证明银行业的不良贷款已经见顶,甚至回落,减值损失已经开始下降。另一方面,中国银行业的净息差2018年一季度有个别股份制银行是一点几,这个净息差水平在全世界范围内是非常低的。在欧美发达国家,它的银行存款几乎是零利率,比零利率稍微高一点,它的贷款利率总是大于2%的。相对的由于它的存款成本非常低,所以它的净息差总是接近2%的,即便低于2%,也达到1.8%。可是我们的中国银行业在2008年达到了3%,从此以后就一路下降,到了2018年有个别银行只有1.3%,从而成为全世界息差最低的银行。这个势头已经开始逆转,已经出现了贷款利率上升的态势,过去的一年多时间,全国各地的房贷在提价,企业贷款也在提价,所以净息差也已经出现了拐点。

我们从本质上看宏观经济是稳定的,银行的净息差已经从开始持续下降之后,出现了复苏迹象,而资产减值损失已经开始下降了。在这样一个基本面态势下,银行股业绩出现了拐点。如果你从本质上看问题,从净息差的变化,从资产减值损失的变化,从宏观经济的走向,你能得出一个结论,中国银行业出现了一个拐点,一个客观基本面经营的战略拐点。

市场犯了想当然的错误

然而就是在中国银行业出现拐点的时机,中国资本市场上出现了银行股的持续下跌走势,一有消息就跌,没消息更跌,有坏消息大跌,没坏消息小跌的情况。这种现象是很奇怪的。

有人想当然地认为,中国银行业存在着这样和那样的问题,包括正在强化风险管理,正在去杠杆,正在做一系列有利于金融企业的稳定和健康的政策。在这样的情况下,任何一个对金融产业和银行业健康发展有利的政策推出时,市场就立即解读为这是一个让银行业走向严重经营困难的政策。在逻辑上怎么可能会出现这种情况,那些监管政策是让银行业的资产更安全,经营更稳定。即便这些政策会对银行的净利润有一些小的影响,也不要忘记了银行的估值是已经在谷底。

市场为什么这样?因为市场犯了一个就现象论现象的问题,市场是一大帮人在那交易,这一大帮人聚在一起,他们最终的认知决定他们最终的行为,将会回归到一个词叫想当然。想当然只要股价下跌,它就会把任何事件和任何消息想当然的理解为有害的。这种想当然也可以称之为羊群效应,也可以称为非理性。而真正一个投资人,他要想赚钱,就是一定要知道这种想当然的事情不能参与,不能当回事,而是回归到本质,而是回归到客观基本面的内在的几个关键要素上面,从关键要素判断真正的企业客观方向。与此同时,对市场的这种想当然的现象,逆向行动,反向操作,如此才能够获得利润。所谓的投资财富实际上更主要的是来自于在市场大众想当然的非理性的情绪,恐慌的过程中的一种逆向行动的能力。而在这种逆向行动的过程中,就会获得财富。不要认为市场总是对的,在市场总是对的情况下,其实就没有机会,市场非常愚蠢。

市场是一帮想当然思考和行为的人所组成的,这帮人聚在一起,什么事情都能做出来。可以这样说,目前的银行股就是一帮已经完全丧失理性的想当然的人在那里,凭想象在把一切信息都理解成有有害的信息。




分享到:
阅读数:
责任编辑:温和的野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