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通投资
首 页 / 凌通视点
董宝珍微言微语(3)
作者:董宝珍 来源:微博时间:2018-04-23 22:05:00

----内容来自与董宝珍微博发言摘要

本杰明·格雷厄姆的“市场先生”寓言故事说的是:“设想你在与一个叫市场先生的人进行股票交易,每天市场先生一定会提出一个他乐意购买你的股票或将他的股票卖给你的价格,市场先生的情绪很不稳定,因此,在有些日子市场先生很快活,只看到眼前美好的日子,这时市场先生就会报出很高的价格,其他日子,市场先生却相当懊丧只看到眼前的困难,报出的价格很低。另外市场先生还有一个可爱的特点,他不介意被人冷落,如果市场先生所说的话被人忽略了,他明天还会回来同时提出他的新报价。市场先生对我们有用的是他口袋中的报价,而不是他的智慧,如果市场先生看起来不太正常你就可以忽视他或者利用他这个弱点。但是如果你完全被他控制后果将不堪设想。”

银行股已经出现了及其罕见的历史性机会!目前银行的减值损失已经开始下降,因为去杠杆导致贷款需求回归银行,银行的收入增长,降杠杆导致净息差提升

过去几年银行业遭到净利差下降和减值损失飞涨的双重冲击,到2017年净利差已经上涨,减值损失开始下降,与此同时去杠杆让非银行贷款回归银行!银行业务量因去杠杆增加。市场却持续下跌。我强烈的直觉此时是2013年底的茅台!

出现在银行,出现在大盘蓝筹股上的下跌,他的本质是错上加错,安全边际的本质是一种错误定价,错上加错的过程中,护大安全边际创造更大的投资机会。

今天上午出去办事儿,忙了一天,晚上看到微博上人们情绪非常低落,希望我谈点什么给大家点支撑,我已于刚才录了一个音,标题叫做《当下的银行股于2013年底的茅台和白酒非常相似》一会儿我的助手制作完成发给大家,希望能对大家有帮助。我想补充一句,资本市场的机会与投资人的悲观度成正比,与投资的绝望度成正比,资本市场的风险与投资者的乐观度和希望度成正比。广泛的悲观绝望情绪流行时候,往往是价值与机会大幅提升的时候。

那些复杂的套利、轮动、网格,都拼不过简单的低估买、高估卖。

平安银行准备前营业利润192.55亿元,同比减少6.9%;净利润65.95亿元,同比增长6.1%。这一季报信息反映,平安银行的资产减值损失已经开始下降,资产减值损失下降已经成为增利因素,一叶知秋!中国银行业整体的资产减值损失已经成为增利因素了!中国银行业资产质量的战略拐点已经出现,这样理解客观吗?正确吗?

昨天晚上在人民大学商学院当老师讲投资,今天早晨在人民大学哲学院当学生,听宋明理学。老师在讲宋明理学之前,介绍了一下宋明理学产生的背景,其中提到人类历史上最早的市场经济根本不是发生在西欧,而是发生在宋朝。宋朝已经有了纸币 ,已经有了绝大部分市场经济的元素。宋朝的文明程度非常高,宋朝的政治是内阁制,在整个宋朝的政治斗争过程中,他基本不流血,都是轮班制,内阁倒台以后换首相重组内阁。这种内阁制当然是由皇帝所决定的,但是也带有一定的民主性,得不到更多的大臣支持内阁也会倒台。倒台后的内阁成员以及首相继续做他原来的官,如果他不想做了,可以回家做学问,非常文明定期轮换,没流过血。在政治斗争中把政敌杀死,是最一劳永逸的,最高效率的,但是这次最野蛮的政治。我第一次听到人类市场经济的早期萌芽是在中国的宋朝。老师讲这个问题时,还直截了当批评了西方著名学者韦伯所说的,市场经济最早起源于西欧的错误观点,认为韦伯并不了解东方的宋朝乃至明朝。因为老师所说的,宋朝的政治特别文明,从不流血。我想到了国内近期发生的几个企业用暴力抓捕言论者的做法,其实当有人批评你的时候,你凭实力把对方抓起来,甚至把对方的喉咙割断,是最根本的解决办法,也是最有效的办法,甚至直接杀死对方是最有效的办法,然而这种高效率是建立在野蛮基础上的,与文明越来越远了。这些企业的做法遭到社会广泛批评的深层次原因在于它是反文明的,他是野蛮的。用暴力抓言论者行为广泛存在,并流行起来中国的文明水平将大幅下滑,所以人们不答应。推而广之所有用暴力应对言论,用刑法应的言论的做法都是反文明的。

前天在人民大学商学院给同学们讲了一下价值投资,尤其介绍了银行股的投资机会,演讲结束后与投资人又后续讨论了一下,什么样的天赋性格更有利于做投资?我当时提出了这样一个观点。有利于投资的天赋性格是智商高,情商低!智商越高越容易看透问题的本质,而情商越低越不容易合群,从而越能坚持正确认知。智商高保证了你知道什么是有价值,什么是无价值?能够保证你看透别人看不透的未来变化,而情商低可以使你做到逆大众,不被大众所吞没。

今日在人民大学哲学班学哲学听老师讲宋明理学,老师是非常有使命感的。讲了很多中国的现实问题,我在听完之后产生了这样想法。我们引进的西方的姓马的思想,这个思想本身缺乏实践性,且包含着某些严重的内在问题,比如阶级斗争,比如计划经济。过去我们把这个思想抬的太高,这个思想用各种手段要创造人间的仙境,但最终没有成功,不过他成功的,将中国的传统儒家破坏,由于该思想本身内在缺陷,以及他所主张的在现实中没有成功,目前中国也没有人按照他的思想行动,所谓的改革开放正式脱离这个本身不完善的思想,在40年的改革开放之后,中国面临着一个严重的思想真空,传统儒家被打倒,没有重建,原来强行推广引进的马姓思想没有吸引力,于是基督教乘虚而入,全盘西化的思想又卷土重来。今天中美贸易战中所表现出来的芯片之争,并不是主要问题,真正的问题是中国没有足以再次为人类提供的全新的思想,这个全新的思想大体上是脱离不了儒家的,但是纯粹的儒家也不能够作为这样一个全新的思想 ,需要融合吸收人类创造的思想。当前,老师说中国儒家创新不足,中国人类迫切需要新的孔孟出现,为中国人类提供一种以儒家思想为本,吸收现在人类先进思想新儒家,就像宋明理学兴起是因为佛教冲击了儒家,逼迫当时的思想者奋起提出了更高的思想,今天形势的冲击,外来思想的冲击,迫切需要新儒家再次登场,谁能引领这个潮流?

现代战争的模式,已经使得科技工作者,金融工作者和媒体工作者成为主要的战士,拿枪的军人已经是处于次要地位了。美国制裁中兴是现代战争的一个典型特征,中美贸易战是一种新战争形态,可以说中美在当下处于战争状态中。中兴通讯被制裁之后,美国甚至可以说已达到它的一定战略意图,因为他已经击垮了一部分中国人的自信,以及战斗意志。中国和美国在科技贸易领域进行争斗和对抗,对中美两国都有好处,甚至对人类也有好处,这样可以刺激双方的活力。我们不要惧怕对抗。我们在一场对抗过程中,无论输赢都是进步。当我们没有赢的时候,我们就知道我们弱在哪里差在哪里,当我们赢了的时候,我们可以以我们的方式,推动并引领世界和人类的进步。

如果消费者都不是理性人做不到理性,投资人怎么可能成为理性人!投资人不是理性人,有效市场理论怎么可能是对的!行为经济学和行为金融学会崛

我的研究使我有一种直觉,银行一季报可能出现两位数增长,并导致困绕银行多年的悲观预期逆转。你认为中国银行业在一季报全行业平均增长率能达到多少呢?



分享到:
阅读数:
责任编辑:希望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