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 凌通视点
董宝珍:贵州茅台的利益相关方需要理性对话


       免责条款:本站原创文章及转载文章观点及数据,本站均不保证其准确性,读者基于本站原创文章及转载文章所作出的决定与本站无关。


董宝珍:贵州茅台的利益相关方需要理性对话
       今天下午4:00糖酒周刊的主编王安石先生给我打电话谈了半个小时,内容是关于茅台的,之后我接到了n个关于茅台的电话,有投资者、白酒专业人士、资本市场的业内人士。我所以在最近几天没有讨论茅台,并不是我不知道出现了什么事,而是我正在决战银行,我认为银行的投资机会和4五年前的茅台是一样的,我需要集中精力,但是,今天晚上9:00左右一个投资界朋友的一句话,促使我不能不发言,这位投资界的朋友说:“现在关于茅台的所有的声音日益的情绪化,没有人理性客观的对到底发生了什么做实事求是的分析,大量的观点表达的是一种情绪,而情绪彼此互相传染日益发酵,日益朝着不可控方向演进。这个时候需要一种理性的声音,先把问题分析透,然后在确认客观事实的基础上提出理性的观点,并用理性的方式进行表达,否则将会使事情越来越混乱,越来越不利!”
       朋友的话促使我决定表态,茅台改变了我的一生,我对茅台有感情,茅台公司对我非常的友好,这种友好超出了我本应该得到的。我有责任在茅台需要的时候发表理性的观点,以使事情的走向不脱离理性的轨道。以下是我的一些个人思考,其目的是为了促成理性。
        第一,渠道乱象非改不可。过去若干年茅台酒价周期性大幅波动,无法通过市场化的手段解决,也无法通过强有力的行政干预解决,必须进行渠道结构变革,必须使小而散的渠道结构走向大而集中的扁平化的渠道结构,否则对茅台非常不利的酒价周期性波动将不能根治。因此对渠道走向大型的扁平化的模式是茅台公司发展和股东利益的需要。现在有一个问题,纯粹由贵州茅台股份有限公司来做渠道结构变革,能不能做到?不能!因为渠道上盘根错节包含着太多的历史问题和复杂的利益关系,在这种情况下,进行渠道结构变革需要一种强有力的力量的介入,这种力量是贵州茅台股份有限公司所不具备的,回头看现在茅台渠道结构实现了初步的变革,是由当地政府强有力的支持和介入得以实现的,如果没有这种介入根本就实现不了。纯粹的贵州茅台股份有限公司,他没有力量单独改变有漫长历史所形成的复杂的利益关系构建出来的渠道结构,纯粹依靠贵州茅台股份有限公司渠道结构变革基本上不可能。当地政府的强有力介入现在变革初步发生了,当地政府提供的资源为渠道结构变革得以变为现实提供了基础条件。另一方面,当地政府也是一个利益主体,于是我的问题是,茅台集团所代表的地方政府的利益在渠道结构变革后,形成的新的利益进行分配时,应不应该把茅台集团排斥在外?
        第二,在这次渠道结构变革中客观上确实形成了一种新的资源,那么对这个新的资源的分配就是一个不可回避的现实问题,在所有分配方案中,如果贵州茅台股份有限公司最终未能获得新增利益,是否是一个问题?资本市场的投资人,在过去的一段时间里预期渠道变革新增利润全部都进入股份有限公司可能不一定正确。但是新增利益完全不进入贵州茅台股份有限公司是否也是一个问题。
        第三,最现实的问题应该是,贵州茅台的所有利益相关方坐下来一起冷静的理智的讨论,新增出来的渠道变革利益如何合理分配,由于现代上市公司的利益主体是多元化的,因此纯粹的排他性利益分配方案必定是行不通的!作为资本市场的研究者,作为茅台的股东(我本人是茅台股东)。我认为,现在核心问题是,茅台的所有利益相关方,在彼此相互尊重不互相埋怨的情况下,冷静理智心平气和的坐下来讨论,怎么样对渠道变革产生出了新的利益进行合理的分配。才是问题的关键。情绪化不能解决问题,反而能造成问题,相互埋怨指责,朝着对立对抗的方向演化下去没有赢家!
       我们作为茅台的股东,难道把自己的上市公司搞臭符合我们的利益吗?难道在面临问题的时候我们到处发表抱怨性言论,我们到处向各个主管机关投诉材料,真的对我们所投资的公司和我们自己的利益是最有利的吗?冷静下来,理性的对话,对话是最佳的解决问题的方式。贵州这片山水养育了淳朴的人民,贵州人民是善良的真诚的。贵州茅台是可沟通可交流的。相信茅台的沟通的大门是开放的。在促进沟通问题上我愿意做一些力所能及的工作!
                                                              董宝珍
                                                       2019年5月7日夜

 

否极泰基金购买
咨询联系方式

电话/微信:贾先生:15011099085

电话/微信:孙女士:18301144198

邮箱:pijitai@126.com

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