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通投资
首 页 / 价值联盟
巴菲特论幸福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来源时间:2018-07-10 14:43:00

上帝对我非常眷顾,我可以和我喜欢的人做自己喜欢做的事,这就是幸福。

我每天都很快乐,再幸福不过了。有人说,成功就是得到你想要的,而幸福就是想要你得到的。只有一件事我不喜欢做可又不得不做,这就是解雇人,我偶尔要解雇一些人,如果可以不必做这件事的话,我愿意出一大笔钱。

我正在从事自己喜欢做的工作,我可以玩沙狐球,也可以去拉斯维加斯赌钱,不过我很喜欢现在的工作。奥马哈有一位女士,她是一个波兰裔犹太人,她曾经被关在奥斯威辛集中营里,她的家人也曾被关在那里,她有一个亲人没能逃出来。她告诉我说:“沃伦,在交朋友上,我是一个非常慢热的人,因为我看一个人最重要的是看这个人会不会爱我。”

我认识一些和我年纪相仿的人,有很多人爱他们,伯克希尔的汤姆·莫非就是其中一个。我可以告诉你,有很多身价几十亿的人,虽然有的学院以他们的名字命名,但大家都不爱他,甚至包括他的孩子在内。如果你想让某些人爱你,而他们确实真的爱你,你就是幸福的,我从来没有发现哪个有很多人喜爱的人是不幸福的。我见到过许多很悲惨的人,他们拥有其他人认为重要的东西,但是没有一个人关心他,在乎他。别人给予你的无条件的爱是你所能得到的最大的幸福。

关于爱,令人难以置信的是你离不开它,如果你把爱给予他人,你会得到两倍的爱,但是如果你紧抓住你的爱不肯放手,最后爱会消失。你对别人爱得越深,得到的爱也会越多。我前面提到的我的朋友莫非,他可以为我做20件事,但不期待我会为他做一件事。还有一些人完全相反,他们总是想从你那里得到更多。

巴菲特论幸福 - 木买蚂蚁 - hfzhangping的博客

我经常问来拜访我的学生,如果我给你们一个小时的时间,在这一个小时里你需要挑选一个同学,你愿意购买他10%的余生,你会挑选哪个同学?当你们把这个同学的名字写下来之后,我就会让你列出促使你选他的原因。

你不一定会挑选班上成绩最好或者智商最高的同学,可能会挑选班上最实在的人。肯定不会挑选有400马力但只能得到200产出的人,因为所有与他共事的人都会对他感到厌烦。你可以列出你愿意购买他10%余生的同学的品格,也可以列示出你愿意做空他10%余生的同学的品格,你会发现这些品格不是与生俱来的天分,比如足球踢得好或者能唱高音C,这些品格其实是后天养成的。拥有类似大方、幽默、宽恕这些品格可能是你感到敬佩的原因。如果你扪心自问,在这些品格中,哪些品格自己无法拥有,答案是这些品格你都可以拥有。然后再看看哪些品格会让人们避之唯恐不及,这些品格就是你不应该拥有而必须摆脱的。

你们现在还年轻,现在培养好的品格、摈弃不好的品格还来得及,如果到我这个年纪就太迟了。这些习惯是逐渐养成的,到你60岁的时候再想养成这些习惯就太晚了,已有的坏习惯将积重难返。


你们要做的事情就是查看刚才列出的那张清单,培养清单上那些你想拥有的习惯,杜绝那些令人厌烦的习惯。这并不复杂。我向你们保证,这样做的人将是幸福的,而那些你想做空他们10%余生的人将是不幸的,经年累月之后,这些人就算意识到了想改也改不了。谁不想自己受人喜爱、别人愿意与自己共事?谁不想避开那些他们受不了的人呢?世界上有这样的人是因为他们不聪明吗?不是,只是随着时间的进展,他们养成了灾难性的行为和习惯。

特别是当你有了孩子之后,这就更重要了,因为在品格细节方面,你们是孩子的老师。教育孩子最重要的一点是你无法从头再来,你不可能在孩子长大后从头开始教孩子。如果最后你得到的结果是你的孩子很爱你,你不会觉得自己不幸福。反过来,如果你的家人之间水火不相容——这种现象我经常看到,特别是有钱人家,我也看不出来你会有多幸福。

过去有一个活动叫富人和名人的生活方式,这个活动向人展示富人和名人的豪宅,但这并不是他们真正的与众不同之处,富人真正与众不同的地方是,如果他们想的话,会非常刻薄。如果你对你的姐夫很不爽,恰巧你又很穷,你绝不会出席感恩晚宴。如果你对别人很不爽,刚好你是有钱人,你会让你的律师早上七点就开始工作来找茬,你还会雇用私人侦探。这些行为的破坏性很大。

许多年前,一家大型出版集团的一位女士打电话给我,她们家族的人都很有钱,当时其家族成员之间正在大战。她打电话给我(我从来没有见过她),她说:“我想让你来我们小镇,你了解新闻业,我们相信你肯定能在这个非常有价值的产业上为我们家族找到一个解决的方案。”我告诉她,我只有一个问题:你是想赢得家族内战还是只想让你哥哥输?她停顿了很长时间,然后说我不用过去了。很明显,她想让他哥哥痛苦。如果你总是想着损人而不是利己,时间一长,你的下场肯定会很惨。在座的各位,除了一些糟糕的疾病或悲惨的死亡,都有追求幸福的激情。

伴侣是最重要的,拥有一份你喜欢的工作也是很重要的,从工作中能赚多少钱并不是那么重要……



分享到:
阅读数:
责任编辑:刘加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