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通投资
首 页 / 价值联盟
读招商18年3季报:新会计准则对利润的影响
作者:老凯李 来源:雪球时间:2018-11-05 18:29:00


       免责条款:本站原创文章及转载文章观点及数据,本站均不保证其准确性,读者基于本站原创文章及转载文章所作出的决定与本站无关。


招商的3季报披露,前3季的营业收入增长了13.2%,其中

1)净利息收入增长:9.85%

2)手续费佣金增长:7.39%

3)投资收益+公允价值变动净收益的增长:112.6%

显然,最后一项的高增长对整个营收增长的贡献是最大的。

由于今年是招商实施新会计准则的第一年,所以难免会让人想到这么一个问题:

这块(投资收益+公允价值变动净收益)的高增长,是不是应主要归功于新会计准则呢?如是的话,那么这个增长就是一次性的咯?

这篇帖子就是和大家一起来探讨(烦请@谷丰致 来替我把把关)以上这个问题。

接下来的探讨将从以下4个方面来入手:

1)会计准则变化时产生的调整是否贡献了一部分收益?

2)在实施新会计准则后,有哪些主要资产产生了这部分收益?

3)如继续按照旧的会计准则,上述这些资产是否可以产生同样多的收益?

4)这种增长是否可以持续?

注:因为招商中报的数据披露比较详细,所以此贴用的数据大多来自中报

一)会计准则变化时产生的调整是否贡献了一部分的收益?

这个问题牵涉到3个时点:

时点1:17年12月31日(实施新会计准则前的时点)

时点2:17年12月31日 ~ 18年01月01日(实施新会计准则的时点)

时点3:18年01月01日(实施新会计准则后的时点)

如果利润表的开始时点是时点3的话,那么会计准则在时点2做调整时产生的所有调整数字就不会被带入招商的1季报,中报和3季报这些利润表中。

结合中报的【合并股东权益变动表】和【利润表】这两张表,我们可以看出利润表采用的开始时间应该是时点3.

以上股东权益表中,黄框内【本期】变动的【其它综合收益】和【净利润】这两个数字和下面利润表中黄框内的数字吻合。

现在我们可以判断,实施新会计准则时,对任何数字的调整都是在编制利润表之前完成的。

二)在实施新会计准则后,主要有哪些资产产生了这些收益?

虽然IFRS9准则需要对交易性金融资产、贷款、应收款项类投资、持有至到期以及可供出售金融资产这5类资产重分类,但我们可以将范围缩小,只关注影响利润表中的投资收益和公允价值变动净收益这两个项目的那些资产。

仍然以中报的数据来做分析的依据。按照抓大放小的原则,我们可以从下面两张表中的黄框内数字观察到,主要影响利润表的【公允价值变动净收益】和【投资收益】这两个科目的资产都是来自于【以公允价值计量且其变动计入当期损益的金融工具】这个科目。

*********************************

注意:这个科目下资产收益的会计处理原则是:

1)公允价值的变动计入【公允价值变动净收益(损失)】

2)分红、利息或股利计入【投资收益】

3)出售时,将1)和2)合并归入【投资收益】

例如:一张票息4.5%,久期一年,购入成本等于面值100元的债券,在今年的同类债券收益率下降到3.5%之后,其公允价值将变为100.974,所以,

利息的100*4.5%=4.5元将按照权责责任制计入利润表中的【投资收益】

公允价值变动的100.974-100=0.974计入利润表中【公允价值变动损益】

如出售这张债券时,冲回0.974的公允价值变动,然后将0.974和相应的利息收入加总后一并计入【投资收益】科目

*********************************

好了,现在让我们看看,在这个【以公允价值计量且其变动计入当期损益的金融工具】科目下多了哪些由于实施会计新准则而被重分类过来的资产

从下图可以清楚地看到,依然用抓大放小的原则,黄框内为主要的重分类后从其它科目转到这个科目下的资产

三)如按照旧的会计准则,上述这些资产是否可以产生同样多的收益?

要回答这个问题,首先要知道上述这些资产分别来自重分类前的什么科目。

我【猜测】这些资产来自旧的【应收款项类投资】和【可供出售金融资产】这两个科目

那么,这些资产在旧会计准则下(比如17年)的平均收益率是多少呢?

我再做个大胆的猜测:3.63%(见下图黄框内的收益率)

我为什么这么猜呢?因为通过对上表【投资】升息资产平均余额的计算,我认为它大概率包含以下科目:

a.同业的三项资产

b.可供出售金融资产

c.应收款项类投资

那么好了,假设在18年年中,将重分类带来的1794亿归入【以公允价值计量且其变动计入当期损益的金融工具】这个科目的资产再放回原有的科目,那么它们可以产生的利息就是:

1794*3.63%/2=32.56亿

那么,18年中的时候,【投资收益】+【公允价值变动】同比17年多多少呢?

我们还是来再来看看前面的这两张表(注意四个黄框中的数字):

18年中多产生的收益是:(1056+6984)-(121+4080)=38.39亿

所以,32.56亿是旧准则下的利息收入,38.39亿是新准则下的投资+公允变动收益

两者之间的差值:38.39-32.56=5.83亿

这个多了的5.83亿,也许是因为今年的分红多了(收益率高了),也许是归入这个科目后产生的公允价值变动而带来的额外收益:这即是由于实施新会计准则而带来的额外收益。

招商在中报中也指出过这点:

17年中报的非利息收入是420亿,18年中报的非利息收入是492亿

420*1.0543%-492=49亿

这49亿就是1794亿重分类资产的利息收入加上公允价值变动的总和,其中大部分应还是来自于(在旧会计准则下的)利息收入

三季报也做了类似的说明:

1882-(1882/1.1321%)*1.1227=15.6亿

这15.6亿大部分也应来自公允价值变动而产生的净收益

四)这种增长是否可以持续?

这块资产的收益就是从原来的利息收入转来的(但多了一个公允价值变化带来的收益),所以,收益是否可持续增长还是要取决于:

1)量是否会增长:可能性不大,因为放入这个科目下的资产就是要出售的

2)投资收益是否会继续提高:这等同于问,旧会计准则下的【投资】类收益是否会提高?

3)公允价值变动是否会继续增加:这将取决于利率是否还会继续下行




分享到:
阅读数:
责任编辑:人在旅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