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通投资
首 页 / 价值联盟
像闲大一样去投资 ------闲大初印像
作者:玉山灞水 来源:雪球时间:2019-05-29 16:58:00


       免责条款:本站原创文章及转载文章观点及数据,本站均不保证其准确性,读者基于本站原创文章及转载文章所作出的决定与本站无关。


昨天写了一篇闲大新作《慢慢变富》之读后感《一本极富哲理的投资大作》,之后抱着反正在网络上不见其面就不怕丢人的想法,随艾特闲大请予指导,其实也未奢求闲大收到回复,必竟老师的时间对老师来讲确实是一种宝贵资源。另者,自已早有自知自明,一名初跨投资门槛的股市新丁要与一名早已在江湖上盛名已久的大师进行平等的交流也真是高抬我了。

不料想闲大很快就回复了,在第一次的回复的内容中首先表达致谢之意,其次谈了投资分享的意义,最后通过对杨绛先生思想的深度认识得出投资人应最终实现“简朴的生活+不窘迫的财务状况+高贵的灵魂”的境界。在第二次的回复交流中闲大一句“同段位之间的交流”,且引出投资孤独者游戏一说,实乃谬赞之极。在最后一次交流中闲大表明用两日已看过我过去发贴,给予我善于思考之评判,勉励我在投资路上继续磨练,好好工作,好好投资,未来的人生一定会很美。我发现,闲大竟还关注了我。

已过不惑之年的我,竟久久的激动、兴奋与不安。

而我仿佛也透过网络的那端,真切看到了一个与雪球大V身份严重“名不符实”的真闲大......

闲大是谦虚且低调的。他总是将“谢谢”放在话前,即使对一个投资世界里的晚辈后学,他也没有丝毫的盛气凌人,没有表现出一点居高临下的姿态,有的只是自降腰身且始终以平视对话。对他这本凝聚多年心血的得意大作,他认为只要对小散们有所助益、助推,也就心满意足,在他的交流中根本不见任何对新书的溢美之词和自吹自擂。而近些年,在一些新出的投资类书籍中,作者往往习惯在自序中称之“最最”等等,购书者未读却早已厌烦不堪。闲大的《慢慢变富》突然间低调推出后,好像一股清流,读之欲罢不能。几日来却始终不见闲大刻意鼓吹新书,但读者却以在实实在在的销量回馈了闲大编书过程中的辛苦付出。闲大的谦虚和低调就是该书最好的广告。

闲大是乐于无私分享的。他的新书中关于对价值投资思想的分享,表面看似一种好为人师的美德,其实更是一种历经风雨后方能深刻洞悉事物本质的忘我境界。我认为他在分享的过程中,不仅帮助了与他有共同投资价值观的股市小散提升投资能力,也使他的投资思想在相互作用力的过程中慢慢达到日臻完善。更何况,即使将投资思想全部分享出来,别人的理解水平或知识修为也不足以完全“偷学”到,即使“偷学”到了,我相信闲大会从内心里高兴和欣慰的,因为这对闲大是没有任何损失和负面影响的。相反如果投资者通过他的分享,真实提升了自己的投资能力,挣了大钱,闲大无比强大的内在格局也只会让他感受到这本书带来的功德无量。这是不是在践行王阳明“致良知”的方法论?

闲大是勤奋好学的。看完《慢慢变富》后,我才明白,并据之推算出他也是在如我当下之年龄段才找到价值投资大门的,我不知他的专业背景如何,也不知他的投资天赋是否上佳,但他在仅仅十年的时间里,就撰写投资文章400余篇、企业分析文章200余篇,数量不可谓不大。从《慢慢变富》中他不时引用的投资经典名句,我也可大致推断他早已将中外投资名著统统阅读完毕,与此同时他每天还在雪球和公众号上与各类投资者不辞辛苦进行交流,试问他的时间都从那里来?答案只有一个,那就是委委实实的勤奋,以及超越一万小时规律的坚韧。

闲大是真诚且坦率的。在雪球嘉年华的视频中,我看过闲大的真容,当时第一印像他就是一个典型的山东汉子,虽说身材不太魁梧壮实,但他的目光中绝对着透露着真诚和坦率。这份根植于人性的真诚和坦率,反应在投资中我想就是对价值规律和投资真理多年孜孜的探求,就是在犯过投资错误后的勇于认错和坚决自我批判,也是对众多仰慕他的人们毫无保留的教诲和感知。在近几日,我与闲大不长时间的交流中,我更是真切感受到他在屏幕那边发自内心对我的尊重和勉励,这也给予了我继续与他交流的勇气。

闲大更是善于思考的。看了《慢慢变富》这本书以及他这几年他发的大量帖子,我感觉处处闪烁着智慧的光芒,在思想篇、选择篇、估值篇、持有篇、修养篇等五个章节中,每一篇短文皆可独立成章,皆可清晰阐明一个完整的投资理论体系。他就像医生把脉一样,对每一个问题的提出和解决方案都是直达阅读者的痛点。芒格讲,四十岁以上的人才能理解投资,而闲大已过知天命之年,对投资要义的认知更是再上层楼。所以,看闲大的演讲也罢,文章也罢,他的通透力绝不是年轻投资者所能具备的,其内涵深度更不可同日而语。

闲大却是幽默随和的。也许大凡成功的投资家都是性格幽默的,脾性随和的,犹如巴菲特和芒格一般,因为这样的幽默和随和,必然依靠于他的知识储备和和人格魅力。在我欣赏的国内投资家之中,我是腾腾爸表现出了一种看似狂枉不羁实则忧国忧民的腾式幽默,唐朝则表现出了一种看似话不饶人实则大智聪颖的唐式幽默,董宝珍则表现出了一种我不下地狱谁下地狱实则知行合一的珍式幽默,而闲大则体现出了一种温润长者面对后生晚辈自带一种小调皮式的闲式幽默。我想,幽默的人大都是开放和聪明的,生活可以幽默,投资的世界如果也幽默一点,那是不是也会让投资过程更加炫丽多彩一点。

闲大最重要的其实还是他的宽容与隐忍。康美事件一发生,闲大备受许多肤浅的投资者所责难,一时成为焦点人物,可想他此时压力山大。起初他面许多不理解他投资体系的的质询,仍还在耐心解答,后来遇到一些恶毒的喷子,也仅是拉黑了之,绝不存在针锋反击之嫌。昨日,我在与他的交流中,才找到了答案,那就是闲大在看过多少世事后,对一切淡然于胸的人生观。他引用了杨绛先生诗译作《生与死》里“我和谁都不争,和谁争我都不屑”,来表明他的心态。我也只好引用杨绛先生“我们曾如此渴望命运的波澜,到最后才发现,人生最曼妙的风景,竟是内心的淡定与从容。我们曾如此期盼外界的认可,到最后才知道,世界是自己的,与他人毫无关系。”这样一段极优美的话语来回复闲大。闲大也给我提出的投资者应追求“简朴的生活+不窘迫的财务状况+高贵的灵魂”这一命题,这看似目标太小,其实这样的境界又有几个人能达到,达到了也就财富自由了,生活也该幸福满足了,不愧人生潇洒走一回了。

谨以此文,赠于素未谋面,却令人无比尊敬的闲大老师。





分享到:
阅读数:
责任编辑:人在旅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