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通投资
首 页 / 价值联盟
人类增长的秘密到底在哪里?
作者: 香帅无花 来源: 香帅的金融江湖时间:2019-01-10 19:15:00


       免责条款:本站原创文章及转载文章观点及数据,本站均不保证其准确性,读者基于本站原创文章及转载文章所作出的决定与本站无关。


几年前开始,我逐渐意识到,我们生活在一个和“以前”非常不同的年代里,商业模式,生活状态都正在被“解构”和“重组”的过程中。随着时间推移,这种感觉越来越强烈,但却一直只停留在“感受”的层面,不太想得清楚里面的逻辑到底是什么。

日子一久,没有想透彻,也就把这件事给搁下了。直到前一阵子,因为准备“得到”的课程,把工业革命前后的资料翻出来细看,这一看才意识到,我们眼里的“经济增长”在人类历史上,其实只有两三百年,甚至更短的时间。世行和Maddison数据库里有张人类过去2000多年的经济增长曲线的图:

在这张图里你会看到,在前面的1700多年中,人类的经济增长几乎是一条水平线,直到18世纪中期之后,这条曲线的斜率才有了第一次跳跃,人类经济增长出现快速增长。接着,在20世纪初,20世纪中叶,以及20世纪末,这根曲线的斜率又一次次变得更为“陡峭”,成了一根几乎是垂直上升的直线,人类经济增长呈现出爆发式的几何级数的增长。

这张图的绝大部分放在历史书上,就是一场接一场的致命饥荒。直到18世纪初,除了英国之外,就连欧洲大陆也经常是“饥肠辘辘”的。1709年到1710年,一场巨大的寒潮席卷法国,温度从10度猛然下降到-10度,地里的庄稼,池塘里的鱼,马厩里的马,空中飞行的鸟都被冻死了,连凡尔赛宫的葡萄酒都被冻结在酒瓶里。随即而来的就是大面积的饥荒,粮食价格在几个月内猛飚5倍,差不多60万人饿死在这场灾难中。一个多世纪之后的1845年,爱尔兰被病虫害侵蚀,马铃薯大减产,连续5年的饥荒让人口锐减1/4。在人口密集的亚洲就更不用提了,饿殍遍地的情况直到20世纪中期还在印度和中国轮番上演。

屈指算算,公元后的1700年里,人类经济一共增长了三倍,从1700年到1940年左右的200多年里,增长了10倍,而从1950年到现在的70年中,又增长了10多倍。如果不回看历史,我们很难相信,人类脱离极度贫困匮缺仅仅二三百年,衣食无忧也不过七八十年的历史。

那到底是什么改变了这一切呢?

对着这张图再仔细想想,我们就会发现,以17-18世纪为分水岭,一个词语将整个世界划分成了两段截然不同的“历史”。这个词语叫“工业革命”。

1688英国“光荣革命”之后,正式确立了限制王权,扩大议会权力的君主立宪制,为“工业革命”铺平了道路。从18世纪中期开始,英国转型为以规模化专业化机器生产为特征的工业社会。生产能力的飞跃让英国成为了全球最富庶的国家——100年后的19世纪中期,随着本土制造业的飞速发展和海上航路的拓展,英国各种商品的价格不断下降,过去被视为贵族奢侈品的商品和服务纷纷“飞入寻常百姓家”,英国出现了庞大的“中等消费阶层”。娱乐室,酒馆,咖啡店,剧院,夜总会,像雨后春笋一样在英国流行开来。当周边国家的普通人家还在为一日三餐发愁的时候,英国人已经率先进入了物质丰裕的社会。

英国的财富故事打破了传统社会关于“增长”和“消费”的几乎所有认知。从英国开始,欧洲思想界掀起了一场关于“奢侈”“自私”的大讨论,荷兰人,法国人都参与进来,认为“私人恶德(指奢侈)即为公众利益”,消费能刺激贸易发展,促进经济繁荣。

但并不是所有的人都这么乐观:1789年,马尔萨斯在他的《人口原理》一书中,忧心忡忡提出了著名的“马尔萨斯陷阱”——过去近2000年中,每次随着经济增长,人口增长会加速,超过生活资料增长的速度,然后就产生人口过剩,人均生活水平下降,接着出现失业,饥荒,瘟疫,甚至战争,再消灭掉大量人口,导致经济倒退。

要从历史经验来看,马尔萨斯实在无懈可击。几千年了,还没有哪个国家摆脱过马尔萨斯陷阱,即使传说中遥远的强大中华帝国也一样。

然而面对划时代的技术进步,e.g.蒸汽机为代表的机器生产,历史经验成了灰烬。从1750年开始,英国自给自足的自然经济被规模化和专业生产的工业经济取代。到1850年(第一次)工业革命基本结束的时候,英国的人均工业产生量翻了6倍。随着本土制造业和海上商路的拓展,茶叶、布匹、金属制品、纸张、肥皂、蜡烛、烈酒、啤酒和玻璃器皿……几乎所有日用品的消费增长速度都快于人口的增长速度。同时,英国人口也从1750年的750万猛增到2100万,增长2倍,而人均消费水平增长了3倍。

接下来的半个世纪,19世纪中期到20世纪初,技术进步带来的生产力提高在英国本土继续迭代发酵:50年终英国人均工业生产值又翻了6倍,远远超过了人口增长的速度。同时期,工业革命的浪潮也开始席卷欧洲大陆,德国,法国,瑞典,比利时,所有国家都经历了类似的情形,人类增长的魔咒被打破,欧洲大陆也成为了世界最富庶的区域——这,就是我们在开头说到的那根曲线的第一次“跳跃”。

从某种意义上而言,这次跳跃意味着,在工业革命之前和之后的人类社会,完全是两种“增长模式”,对于匮缺和消费的定义,也是完全不同的。突破性的技术进步下,生产增速远超过人口增速,社会出现大量的剩余产品,资本存量累积;人口的增长使得工业生产规模进一步扩大;同时,资金和人力的聚集又进一步推动专业化的社会分工和规模生产,其过程中产生更多技术进步,形成了一个资本,技术,人口,和增长的正向螺旋。

这套“工业化”的资本主义模式被一艘叫“五月花”的轮船带到了美洲大陆,在一个完全没有历史包袱的土地被当做圭臬载入宪法,产生了不可思议的奇迹:从1776年独立开始,美利坚合众国在100多年内走完了英国200多年走过的路。到19世纪末,美国取代英国成为世界工厂,经济总量超过英国,人口也达到7600万,是英国的两倍——在美洲这样一个庞大的统一市场上,人口,资金,技术进步和增长的叠界点燃了以电力为突破技术的第二次工业革命,然后再继续演化出了以“计算机通讯”为突破技术的第三次工业革命。

每次工业革命之后,整个资本主义世界的生产力又会发生一次巨大改变,尤其是工业制造业,技术进步一日千里,推动世界朝着“成本更低,质量更好”的方向飞奔。随着全球化和信息化的进程,整个世界都被卷入了工业化的资本主义时代——更大的需求刺激着生产规模进一步扩大,成本进一步降低,同时带来更快的技术进步。

20世纪后,全球人口最多的国家,中国也被卷入了这场工业技术的革命之中。这个进程从七八十年代开始加速,中国在2000年后成为新的世界工厂。这是全球“工业化”进程中一个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事件——全世界15%的人口快速进入了工业时代,在创造巨大需求的同时也创造了巨大供给,并为世界提供了一个完整的庞大的工业产业链。

仔细想一下,你会发现过去的20来年中,我们总是抱怨物价涨得太快,但是却忘记了一个基本事实——这些年很多工业成品的价格都在下降, 质量却在一日千里的上升(e.g比如手机,电视机,冰箱,汽车……)。

换句话说,随着技术进步,“产能”几乎不再是绝大部分工业品生产的限制。尽管和19世纪相比,全球人口已经从10亿增长到了70亿,但是人类社会的“生产”能力仍然远远超过人口增长速度。这其中最核心的改变就是——工业时代彻底改变了人类社会“供给不足”的局面。我们正在迎来一个“盈余”的时代,供给和需求都在发生颠覆式的变化,数量甚至质量都不再是“消费品”的硬约束,一个更加注重”个体感受”和“标识性”的时代正在来临。

在这样一个时代,所有传统的消费习惯和商业模式都可能遭遇颠覆式的变化。就连一向最恪守传统的英国王室都不例外。随着各种奶产品的出现,到2007年,英国生产一公升牛奶的成本是0.22英镑,但一公升牛奶的市场价格降到了0.19英镑,奶牛养殖成了一门亏本生意。为了维持王室的巨大开销,英国女王思前想后,决定将王室拥有的175头爱尔夏牛和160头小牛卖掉,避免更大的亏损。

唯一留下的,是供应女王家自己喝的牛奶的那群娟姗牛。



分享到:
阅读数:
责任编辑:上善若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