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通投资
首页 >> 投资与人生 >> 正文
帮景林从0做到100亿,投资人王浩自我拷问:为什么做投资?
作者:未知 来源:价值投资之道时间:2019-04-17 16:47:00


       免责条款:本站原创文章及转载文章观点及数据,本站均不保证其准确性,读者基于本站原创文章及转载文章所作出的决定与本站无关。


前言

“成熟的企业家或者投资家在追求卓越的同时,第二个特征,能够承受失败。第二点有时比第一点更重要。”

“基金从0到1阶段,就只考虑到要怎么活下去。到了活得比较好的时候,痛苦也就慢慢随之而来,会逐渐碰到“我为什么做投资”这个深层问题。”

“投资者只有将个人的第一性原理和投资的第一性原理结合,才会处在一个balance的状态。”

“‘不拧巴’,看似简单的三个字,要经过多长时间的修炼和磨砺,经历过的人那真是冷暖自知。”

以上是原景林投资管理合伙人王浩从18年投资生涯中总结出的投资心得。王浩在2010到2015年的六年时间里,帮助景林资产将一级市场的管理规模从0做到了100亿。2017年下半年,王浩离开景林投资,创立了元创资本。

王浩也曾经在“我为什么做投资”这个问题上困扰、挣扎了很久,但在不断投资、学习的过程中找到了属于自己的答案。

王浩真诚地分享了自己的切身经历,如何将个人的第一性原理和投资的第一性原理结合。

在第一模块的课程中,李善友教授给我们介绍了很多案例,落脚点都在“第一性原理”上。

什么是第一性原理?就是找到基础假设,发现假设背后的假设,一直追问道不证自明的公理的方法,这是第一性原理的思考方式。

这种思考方式,对我本人来说受益匪浅。课后我也花了很多时间不断追问自己,属于我的第一性原理和投资方法论,究竟是什么?

逃不掉的第一性原理的拷问

善友教授留给我们的思考题只有十几个字。但对于我来说,这十几个字的思考题似乎已经如影相随了我的投资生涯很长一段时间。

在我看来,个人的第一性原理和投资的第一性原理是两个问题。我个人感受非常深刻。

这两个问题在这次课程提出之前,我自己也曾思考了好几年“我为什么要做投资”。我在这个问题的泥潭里挣扎了很久,困扰了很久,这是一段很痛苦的经历。

我个人非常羡慕巴菲特这样的人,在他的身上,这两个问题的答案结合在了一起,融合且统一,就会感到非常幸福。

同样的,投资者只有将个人的第一性原理和投资的第一性原理结合,才会处在一个balance的状态。

“不拧巴”,看似简单的三个字,要经过多长时间的修炼和磨砺,经历过的人那真是冷暖自知。

以我自己的经历为例吧,我是2000年开始做投资,一直在做一级市场的投资,连续参与了三个基金的创立,今年已经进入了第18个年头。时间很长,算是中国PE行业的老司机。

最初在一线做投资的时候,不会考虑到运营的事情,企业文化、团队建设、绩效考核等等问题都不需要考虑。如何挖掘到好的项目,如何将机构的基金利润最大化是我每天考虑最多的事情。

但时间长了,该来的问题总还是来了,逃都逃不掉。

年轻的时候做基金,最初都是讲生存问题,0到1阶段就只考虑到要怎么活下去。到了活得比较好的时候,痛苦也就慢慢随之而来,会逐渐触碰到“我为什么要做投资”这个深层问题。

先不说投资本就是个辛苦的工作,要不断的学习,不断的归零,单单运营管理团队就是一件很有挑战的工作。

很多人认为投资不是创业,其实投资也是创业。创立一个基金,同样面临着和创立企业一样开门柴米油盐酱醋茶的问题。

基金的运营管理涉及到团队的磨合,资源的倾斜,利益的分配等一系列的事情,这些都是创业过程中会遇到的事情。

当投资人遇到这些问题时,投资本身的痛苦和投资公司运营的痛苦相交织,你就会遇到来自第一性原理的拷问。

大道至简,让投资价值“最大化”

一个成熟的企业家,总在追求卓越,你要在能力圈里面做得极其好。

但成熟的企业家或者投资家在追求卓越的同时,第二个特征,能够承受失败。第二点有时比第一点更重要。

为什么做投资?大多数人都有一点偶然,误打误撞进到这个行业,因为这个行业光鲜、收入高等等。

但入行之后,如果不能解决人的第一性原理和投资的第一性原理,就会很痛苦。我自己也经历了寻找答案的自我拷问之路,一直持续了几年,琢磨“我为什么做投资”这一个问题。

在讲我是如何从自我拷问中走出来之前,我想先聊聊别的。

不知道大家看没看前几天Facebook创始人扎克伯格在哈佛的毕业演讲,他是我很喜欢也很敬佩的创业者。他在演讲中说,“我们这代人面临的挑战,是创造一个人人都能有使命感的世界。”

大道至简。很多事情的本质都是相通的,不论是做人、做企业,还是做投资。

景林最初投早期项目投的比较少,但5年前,我投了一个A轮项目孩子王。

最初调研项目的时候孩子王只有3个门店,正式投资的时候孩子王也不过只有6个门店。除了例行的行业研究、市场调研外,真正打动我的是孩子王CEO徐伟宏的话:孩子王不是一个卖商品的地方,是一个爱与成长的地方。

我看了很长时间的母婴行业,他们找到了母婴行业最重要、最根本的东西,“爱与成长”这几个字打动了我。

这一代的父母和上一代是非常不同的,以前父母在乎的是学习,关注的是孩子物质需求的满足。但现在85后、90后的父母希望能有更多的时间陪孩子一起成长,给予孩子更多的爱。

他们平时很忙,工作压力又大。现实中除了家里面,缺乏一个能够提供陪孩子成长的体验,与孩子互动的场所,孩子王恰恰能够提供给父母和孩子这样一个地方。

举个例子,商场里的店面很贵,但是孩子王却能拿出1/3的场地提供给父母和孩子做游戏,做活动,一起挑战、欢笑。孩子王还下大功夫培养了许多育儿顾问,24小时服务,帮助妈妈们解决产前产后的各类问题。

孩子王和用户间建立了非常高黏性的联系。顾客每周去店里的频率和购买的频率远远高于竞争对手,收入远远高于竞争对手。

孩子王成功的原因在哪里呢?本身良好的商业模式,有创业经验且管理能力强悍的团队,优秀的运营数据,这些都毋庸置疑。

还有什么?大多数母婴行业从业者跟我聊自己的项目的时候会说到开店计划、门店数据、供应商优势等等。但对我来说,为什么做这件事情没想清楚,就没有抓住用户的痛点。

对母婴行业来说,爱与成长就是妈妈们的痛点,毕竟对于妈妈们来说,买奶粉哪儿不能买呢?

我是投资风格很稳健的人,我们景林近8年投过160多个项目,但这个项目是我极少数,当场就决定要投资的项目。

母婴行业是我喜欢投的行业之一,不是因为母婴行业是个号称“市场规模大”、“成长快速”、“政策红利显著”的行业,而是因为这是一个关心弱势群体的行业。妈妈和孩子都是脆弱的,需要我们做点儿什么。

我为什么做投资

故事讲完了,回到最开始的问题,我为什么做投资?

虽然这个答案一直在拷问着我,但我想,其实我早就通过自己的投资行为回答了这个问题:一直以来在投与不投间做出的选择,在今天看来可以追溯到人的第一性原理,我还是希望能够通过投资改变些什么,帮助到什么,促进些什么。

所以,当我自己明白了这一点,我的投资理念也就十分清晰了。围绕着我的投资初衷,我希望通过投资三个方向来改变世界

1.让人更加健康——围绕医疗行业,让医疗资源更加公平与丰富,比如凤凰医疗、甘李药业等等;

2.让人更加快乐——我们这代人挺无趣的,物质不够丰富,除了工作没太多其他的业余生活,所以希望能投资一些能让人更加快乐的项目,例如孩子王、虎扑体育、B站、暴走漫画等等;

3.让社会更加有效率——通过互联网、移动互联网改造传统行业,降低成本,提升效率,例如滴滴、大众点评、达达、爱回收等等。

回归初心,将风投进行到底

投资这个行业很辛苦,除了身体上的劳累,做行业研究,寻找项目,因此陪伴家人时间少。

还有精神上的压力,投资人普遍焦虑,行业不断推陈出新,要不断学习,永远没有止境。

以前老觉得有三个行业越来越吃香,教育、医疗、金融,并为自己身在金融行业而窃喜。

但慢慢我发现,前两个行业依旧越老越吃香,但是金融行业变得不一样。新的商业模式、新的技术不断涌现,我们要跟80后90后一起学习,一起PK。优势变为劣势,学习能力下降不说,我们的经验在某种程度上也变成了我们突破旧有思维模式的绊脚石。

怎样支撑自己在投资的路上一直走下去?这需要把一切外部因素都抛开来思考“我为什么做投资”这个问题。

在不断拷问自己后,我得到了问题的第二个答案:我喜欢碰到一些新鲜的事物,我喜欢支持有梦想的创业者。

自己想清楚了,那事情就好办了。

人不可能什么都懂。要么通过知识迭代扩充能力圈,该学习就学习,该补课就补课,保持好奇心。就算到了70岁也要继续进步,活到老学到老。再就是通过团队进行能力互补。

另一方面,中国的创业者太弱势了,不管在什么阶段他们都需要帮助。我能不能帮助他们,让这个企业发展的更好?

所以当我碰到有梦想的创业者时,我希望能通过投资帮助他们的企业更快成长,完成他们的梦想。

不仅是发现价值,还要创造价值,构建自己的能力圈,在我的能力范围内帮助这些未来的企业家,帮助他们实现梦想,成就他们。

我想,我的个人第一性原理和投资第一性原理在这里得到统一。这就是属于我的第一性原理。


分享到:
阅读数:
责任编辑:种桃树